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千零一十六回 恐怖血团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一千零一十六回 恐怖血团沧狼行最新章节

而在另一边,离着邪血团爆开的一丈三尺之外,英布魁梧的身躯傲然而立,几滴飞血飘来,他随手一挥,那几颗碧绿的血珠子在空中被生生冻结成了黑色的冰晶,落地摔了个粉碎。

李沧行离着这个邪血团最近,不过五尺左右的距离,加上爆炸前那个血团就是向着自己飘来,这一下炸裂,九成以上的血块向着李沧行急速飞来,如同漫天的流星雨,眼接不暇。 李沧行一声暴喝,也顾不得左手的莫邪剑在空中御剑之法,斩龙刀一下子暴涨到五尺长度,变成双手大刀,左手有力地搭上了刀柄,双手开始滴溜溜地一旋,一道灼热的刀气,斩向了他自己被黑冰所凝固的左腿。 屈彩凤刚刚好不容易地从玄冰长刀的一连串攻击中摆脱了出来,就地一个打滚,弄得自己灰头土脸,好不狼狈,但她抬头的第一眼就是看向了李沧行,正好看到一道红光向着他的左腿斩落,她的双眼圆睁,悲呼道:“不,沧行,不要!”这一刀下去,精准不差,半分不偏地斩进了李沧行腿上的黑冰与皮肤之间,只听得一阵“啪啦啦”的如同冰块暴碎的声音,李沧行小腿和脚上被黑冰所冻结于地的那些冰块,突然间整块地离开了李沧行的腿脚,在地上摔得粉碎,而一片漆黑的李沧行的腿脚皮肤,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很快,又变得一片血红,似是毛孔里都在向外渗着血,但是,这一大块黑冰,冻着李沧行的脚和地的黑冰,却是明白无误地给斩断了,李沧行的左腿,终于得以自由!这一刀实在是险之又险,英布的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李沧行面对如此危局。

第一选择居然不是正面挡住这个邪血块,而是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生生砍掉自己脚上的黑冰,若不是艺高人胆大。

对于冰层的厚度和自己的腿脚的方位有绝对的判断,只要偏了哪怕半寸,以斩龙刀之锋利,就会把自己的腿连着黑冰一起砍了。

可是李沧行的这一刀,不仅是斩断黑冰。

而且还把自己的腿皮削下了薄薄一层,以天狼战气里的阳劲,灼热的内力强行地从自己腿上的各穴里灌入,如此事半功倍,能起到运功冲穴时可能要小半个时辰才能达到的效果,也正是因此,刚才给冻得毫无知觉,即使破了冰也是僵硬,无法行动的左小腿,一下子解放了出来。

又可以活动自如了。

刚才血红一片的李沧行的左小腿,这会儿每个毛孔里都在向外渗着黑血,而红色的战气一下子直贯到脚的大姆指处,就这一瞬间的时间,他的左腿经脉完全打通了,而此时,那个邪血团离自己,已经不到二尺了。 李沧行面沉如水,双眼一片血红,大吼一声。 整个身子滴溜溜地向后一旋,而大刀也是刀柄朝上,刀刃向外,随着这一旋。 拉出三道狼形真气,瞬间就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了三道红色的气墙。 这一招是天狼刀法中的天狼回旋舞,本来是向前旋转攻击,面对众人围攻时所使用,这样可以在护住自己的同时,以强大的气旋攻击围着自己的敌人。 当年李沧行在与陆炳决裂的时候,就是以这样的战法击毙数百名锦衣卫高手,一战威震天下。 但经过多年的修炼,李沧行对武学的理解又上了一个层次,这一招天狼回旋舞,已经给他练得攻守兼备,进可以一敌百,退也可如陆炳的达摩三剑一样,边退边旋,以转卸力,把两仪剑法的光圈气旋改为一道道地气墙,四两拨千斤,以抵挡对方汹涌的攻势。 一大块青黑色的邪血块,正面撞上了火红的第一道天狼气墙,只听到“嘶”地一声,三分之一的血块被蒸发地无影无踪,剩下的仍然向前突进。

第二道气墙的厚度比第一道略薄了一点,“嘶”地一声,大约四分之的邪血在这片气墙前化为乌有。 还剩下不到一半的邪血块,化为点点滴滴,以颗粒状向着李沧行的第三道气墙泼去。 英布的脸色一变,左手猛地一挥,那柄在空中停留不动的玄冰短刃,一下子如同具有了生命似地,狠狠地向着李沧行的方向刺去,瞬间即至,几乎就比那些邪血滴早了一瞬间,刺中了第三道气墙的正面。 以点破面,只听到“轰”地一声,这道看起来足有尺厚的红色战气墙壁,被玄冰短刃刺得支离破碎,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而玄冰短刃却是去势未尽,带着千百滴的青黑色血珠,向着两尺不到距离外,仍然一边在回旋,一边后退的李沧行攻去。 李沧行暴喝一声,英布的这一举动,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刚才在玄冰短刃突击的时候,他手中的斩龙刀一下子由五尺缩到三尺长度,改为右手单手持刀,而左手猛地一吐战气,又一收,落在地上的莫邪剑也是凌空而起,向着英布操纵玄冰短刃的那道肉眼难见的黑色气练,狠狠地斩去。

“扑”地一声,莫邪剑的剑刃重重地切过这条黑色的气练,如同抽刀断水一般,反复地在这条气练上来回割裂,而控制着玄冰短刃刀柄处的那条黑带,却变得越来越短,越来越细,刚才还是气势汹汹,可一转眼就变得有气无力,一刀扎上了李沧行新整出来的一道气墙,竟然再也无法向前一步,就这样生生地钉在了空中。 一大波血滴珠子,狠狠地撞上了这堵气墙,又是一阵青黑色的烟雾腾起,只有几十滴血珠子透过气墙上的一些小小缝隙,扑向了半尺之外的李沧行。 李沧行怒吼一声,周身的红色战气突然一收,斩龙刀横于胸前,一下子又缩短了一寸,变成二尺左右的长度,而他的手腕缓缓地一抖,在自己的前胸这里,拉出一个方圆两尺的气旋光环,可不正是两仪剑法的绝招,两仪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