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养老金双轨制是什么?双轨制的产生有什么历史原因?

2019-08-12

养老金双轨制是什么?双轨制的产生有什么历史原因?

 “养老金双轨制”是计划经济时代向市场经济转型期的特殊产物。 所谓“双轨制”是指不同用工性质的人员采取不同的退休养老金制度。

  目前中国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的退休金由财政统一筹资、统一支付,标准远远高于企业退休人员。 这就造成了不需缴纳养老保险费而享受高额养老金,而企业职工缴费负担沉重但养老金水平却远远低于。   用李玉和当年的那句名言说,机关事业单位退下来的养老金和企业人员退下来的养老金,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

具体讲表现为三个不同。

一是统筹的办法不一样:企业人员是单位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机关事业单位的则由财政统一筹资;二是支付的渠道不一样:企业人员由自筹账户上支付,而机关事业单位则由财政统一支付;三是享受的标准不一样,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金标准远远高于企业退休人员,目前差距大概是3~5倍。   养老金双轨制痼疾由来已久  在过去的计划经济时期,我国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的工资制度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统一的,都是按照工龄长短和在职时的工资高低为主要计算标准。

直到1993年我国引入了养老保险制度,为了顾及1993年以前已退休(称“老人”)和已参加工作的职工(称“中人”)利益,当时明确表示改革要遵循“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中人补齐”的原则,不区分机关、事业和企业工作人员。 但由于改革遇到了较大的阻力,因此到1995年,最终机关和事业单位养老金没能纳入社保体系,而继续由财政负担。 这就造成了养老金的双轨制。   以上海的情况为例,目前上海事业单位人员的养老金结构包括基本养老金和各项补贴福利。 基本养老金是以退休前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为基数,然后根据工龄乘以一个系数,如35年以上工龄的以90%计算,15-20年工龄的以70%计算,而这个基数主要由级别工资、岗位工资、绩效工资、医疗津贴、生活津贴、上海地方政府岗位津贴等等组成。

从1992年上海实行公积金制度后,每月还有固定的房贴以及物价补贴等,这些不算在基本养老金中,退休后依然可以全额发放。 此外,童女士特别指出,“从1993年到1995年这几年上海事业单位人员也和企业职工一样缴纳了个人养老金,这部分养老金也按照工龄长短,按一定比例折算到基本养老金中去了,最低1%,最高工龄超过35年的则是7%”。  事实上,各地区各单位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在国家统一规定的固定工资外自行确定比较灵活的津贴工资,同时还可以规定一些其他的各种补贴。

到今天,这些工资外收入已经千差万别,而且很不透明,因此很难确定事业单位人员退休后的养老金究竟有多高。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部分科教文卫系统的事业编制工作人员,一般按时退休都会有超过30年的工龄,再加上个人缴纳养老金的补贴,以及其他全额的补贴和福利,因此大部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退休后的养老金替代率(养老金/在职收入)都可以达到90%。

  机关公务员的养老金计算标准则和事业单位基本相同,只不过工资结构和事业单位略有不同,包括级别工资、工龄工资、职务工资、地方政府岗位津贴、医疗津贴、通信补贴、交通补贴等等,也就是说内部的收入也有明显的部门差和地区差,无法一概而论。

  “不过2007年开始实行‘工资’改革,想把公务员的所有收入公开化、透明化。

实际上就是把公务员以前除基本工资工资以外的收入(如补贴、津贴之类)都纳入到工资范畴内统一核算。

这样做的初衷是好的,但结果是造成公务员的工资基数反而快速上涨,使其养老金也跟着往上蹿,到现在工资和事业单位职工工资的差距也已经拉开很大了。 ”  另一方面,目前企业退休职工都属于“中人”,其养老金包括基本养老金、过渡性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

按照这个办法计算,目前大部分企业退休职工的养老金替代率都只有30%。

  换句话说,即便退休之前,一个在企业工作和一个在机关工作的人收入完全一样,退休之后收入也将相差3倍;何况大部分人退休前并没有达到的收入水平。   呼声:  也许当年出台这样的制度多少有它的道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双轨制”的弊端也越来越明显,它的不合理性、不合法性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

为此,不少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一些公开场合多次呼吁,强烈要求废止“双轨制”。

企业退休人员是我国工人阶级的主力军,是衣食父母,不能因为改革开放把这些“有功之臣”边缘化。   没有石油工人冒着天寒地冻开采石油,没有钢铁工人战高温大炼钢铁,没有煤矿工人冒着生命危险采煤,没有纺织工人的不辞辛苦的劳作,哪有中国石油的今天,哪有钢铁大打翻身仗,哪有改革开放的今天。 企业职工辛苦一生,一方面为国家战胜贫穷积累了资金,另一方面也梦想在“强国”中能安享晚年。 退休金双轨制是对做出同等贡献的企业职工的严重不公,“本是同根生,贡献也相同,待遇低三倍,何以论公平”。   难点:  解决“双轨制”到底难以哪里?刘永富当保障部付部长时说过,如果给企退人员增加一块钱,就得5个亿;如果每人增加100元,就得500亿。

言下之意是拿不起。

似乎被“钱”难住了。

但国资委主任、项怀诚都表示为此拿钱,真是钱的问题吗?公款吃喝、公务用车、公款旅游、建办公楼一年就要花上万个亿,但很少有人心疼过,也不曾听谁说过“拿不起”,而要花几百亿废止一个明摆着不合理的“双轨制”,却如此吝啬,这到底是钱的问题,还是执政理念问题?  钱是死的,人是活的,重视什么问题,什么地方就会有钱。

最近“国十条”决定,国家拿出四万个亿投资拉动,而重点是解决民生问题。 企退人员养老金并轨是最实际、最切身的民生,是顺民意、得民心的好事。 做好这件事不但是对扩大内需的拉动,也是对人心的提振。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我们的政策与其费时费力、不痛不痒的搞年年调整,还不如快刀斩乱麻,狠下心来与“双轨制”拜拜。

胡总书记在内蒙古看望企业退休人员时说:“退休人员为国家建设和发展作出了贡献,党和政府不会忘记你们。 ”经济条件成熟了,总书记也发话了,还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