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杀神成神方亦,乱步轩

2019-05-15

《杀神成神》主角是方亦,乱步轩是由网络大神寂寞的狗子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杀神成神讲述了:方亦回答道,有些好奇的盯着关少心,看着他把花瓶换了新水,小心的把花插进瓶里,看来寝室里天天摆着的鲜花都是这小子的手笔,只是为什么这小子开始关心起自己来了,方亦不理解精彩章节该死的这几个八卦之徒不知什么时候全都凑了过来,见小樱的停手,都急不可耐的催促着叫小樱快点打开。 王流风更是一把把盒子抢在手里,方亦一把抓开系着的彩带,一本相册掉了出来。 “不是戒指吗?”“哎呀,做人要有诚意啊……传说富二代不都喜欢直截了当的吗?”两人夸张的做着大失所望的表情。

“打开看看吧,说不定是一本戒指目录也不一定哦”李瓶儿看来认定了和戒指有关。 “不会吧,一点也不实在,也没夹点美金什么的。 ”王流风左翻右翻。

“美金能夹多少啊夹支票才够阔绰嘛”方亦继续搜寻……两人丝毫不顾一旁小樱已经堪比青菜的绿油油的脸色。

“去死吧!!”小樱一把夺过相册翻开……“诶,怎么都是小樱姐的照片啊。

”方亦王流风二人捂着头上鸡蛋大的包爬起来继续看,相册里都是小樱的照片,军训的,长裙的,手挽头发的沉思的端着汤盒的,上下楼梯的……开学才不到一个月就能拍到如此多的照片,此人真的是……“狗仔世家的么……”“别这么说别人,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玩这个,灌西哥哥的故事你没听说过么……”“老大小樱姐还真上相呢,你看这腰,这腿……啧啧,专业啊……”“诶,拍的还真不错……这上面还有老大我呢,不对啊,这一个个鲜红的大叉叉是什么意思啊。 ”“是啊老大,用这么大号的记号笔把你叉了他是有多仇恨你啊……”方亦和王流风一边感叹着此人这么敬业,连小樱霸气十足痛扁二人的姿势都能拍的如此飘逸,一旁的官少心都忍不住往这边瞟了几眼,正在众人热火朝天的评论相册的时候,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个人。

“看到那些叉叉了吗,方亦。 ”来人的口气倒是毫不客气“那是我对你的挑战。 ”门口的这个长相还算英俊一脸斯文的人一出现,旁边的那些小女生服务员无一例外都一副春心荡漾的表情。

“啊是濑公子。 ”“天哪他好帅哦。 ”“你看他笑的多优雅啊,迷死人了呢……”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无知少女!方亦心想着。 只听这位骚包的濑公子手拿一只鲜红的玫瑰深情款款的走向小樱。 再看小樱,艳若桃李的脸上此刻也泛起红晕,也难怪,这小妮子长这么大还没人送过玫瑰给自己呢,今天一个这么优雅的帅哥这么直接的拿着玫瑰来向她表白,一定春心大动了吧。 不知怎么的方亦本来抱着的看戏的心态现在却有一点酸溜溜的,本来想调戏一下这位濑公子的心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倒是王流风在旁边猛踩方亦的脚,这时濑浅川把头转向了方亦,继续挑衅道:“方亦,我进来来是要正式的告诉你,绯舞是我的!”“早在她入学的第一天,她那迷人的微笑,微漾的裙摆就已经深深的映在我的心里……可你,这个碍眼的家伙,却总像瘟疫一样缠着我心中的天使。 ”“我今天的出现是要告诉你,消失吧,不要以为青梅竹马就能代表什么,绯舞是自由的,你这毫无痕迹的羁绊是阻挡不了我轰轰烈烈的真爱的,放弃吧,留下你毫无特征的背影哭泣着离开吧,我和绯舞会幸福地无视你的……”靠!这个姿势风骚的演话剧的小白脸,这个在阴影中出没的偷窥狂……还大言不惭的教训起我来了,方亦刚要出言反击,只听“梆”的一声……小樱出手了……“你这变态偷窥狂二世子小白脸神经病,谁是你的啊,老娘又不是你养的二奶,要征婚去世纪家园要摆阔去天上人间,别耽误老娘吃饭,滚!”小樱一套华丽的连招光芒四射瞬间秒杀了钱串公子,连带门口的服务员都吓的战战兢兢……开玩笑,小樱泼辣抽魂绝后腿用来对付这个文质彬彬的公子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这不,这位濑公子就这么痛不欲生的倒了下去。 哦还没有,这斯扶着椅子又站起来了,不过脸上生不如死的表情还真不是装出来的,这不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濑公公的味道了。 “绯舞,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我的真心的……今天……先告辞了……”濑浅川言罢捂着肚子歪歪斜斜的走了出去,服务员们赶紧上来搀扶着,方亦担忧的看着他痛苦的背影,同情的叹了一口气:“唉……没上山不知老虎凶猛啊……”不知不觉时间过的很快,再不回去学校就要关大门了,散场的时候大家都各怀心事,本来好好的气氛就被这个籁浅川搅和了,小风和官少心先送小樱回去了,方亦借口头疼要透透气单独走向了操场。

其实透气事假,方亦只是不想面对小樱那责怪自己的眼神,责怪他什么呢,没有马上站出来一巴掌把濑浅川扇出去然后肉麻的向她表白吗?虽然小樱人漂亮对自己也关怀体贴而且……最要命的是还拥有傲人的36D的身材……梦幻中的三围啊……啊呸呸呸,想什么呢,自己可是一直以来都纯洁的把小樱当作妹妹来看,虽然偶尔也把她当作x幻想的对象……嗷NONONO,是纯洁的,兄妹之间的友谊……看今天这情形,小樱眼中责怪的神情。 唉,她一定是责怪自己,临走时打包带走的这些菜没分给她一些……方亦想到这里低头看了看手中两大袋子的鲍参翅肚,心中又变得无比舒畅,这种白吃白拿的事干起来还真是让人延年益寿飘飘欲仙阿……方亦正陶醉在顶级夜宵带来的快感中无法自拔,没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学校大操场来到了一片荒地上,这里是学校准备扩建的新校区,各种预制板水泥砖钢筋混凝土石子堆的又高又乱,仿佛一座迷宫,尤其是晚上,夜色黑蒙蒙的,稍远一点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方亦心里疑惑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吗?学校太大也让人困扰啊……忽然一阵凉凉的冷风吹过,方亦打了个激灵,心中泛起阵阵凉意,这黑灯瞎火的在这荒郊野地……方亦越是害怕越是提醒自己不要多想,可是偏偏所有曾经看过的荒野弃尸猛鬼袭人的故事瞬间一齐在他脑中重温了一遍,心里越发怕了几分。 咳咳,现在是科学社会,只要我若无其事的转身,然后镇定地走几十步,就是大操场了,那里应该还有几对小情人在幽会……方亦在心中给自己打着气,其实荒地的旁边不远处就是学校食堂,虽然这么晚了,竟然也还亮着灯,应该已经早就过了饭点了阿……不知道怎么的,方亦这片荒地其实也不是没有来过,可这夜间的气氛给人的感觉和白天完全不是一回事,尤其是在方亦转过身后,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一只血盆大口正在黑暗中喘着粗气咽着口水,仿佛是一只饿绿了眼睛的狼,看着自己的猎物。

这种感觉是如此糟糕,方亦心中生出莫名的烦躁,一刻也不想停留,可是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如果他现在流露出一丝丝要逃跑的意思,那个血盆大口一定会毫不留情的一口把自己吞噬。 方亦小心翼翼,假装若无其事的一步一步走着,现在血盆大口的用意还不知道,是只想威吓自己离开,还是正在觅食想把自己留下当晚餐,不得而知。 方亦身后犹如伫立着一扇巨大的死亡之门,散发出地狱的气息……方亦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到寝室的,短短的十几分钟在方亦感觉里似乎是从死亡到出生的距离那么悠长,他只知道现在浑身湿透,九月的秋老虎热浪袭人,而方亦兀自流着冷汗,手脚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