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759章:桑海线——周礼之论,儒家对决(中)

2019-07-18

第759章:桑海线——周礼之论,儒家对决(中)

  “公既当允,那在下也便却之不恭了。 ”扶苏没有拒绝的意思,他也清楚眼下这等身份时机,在人前荀夫子是不可能给任何人一点儿抓住儒家把柄的机会。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但任何的小事放在国家的层面都不会小。   外来人看到,永远都会把这一小份给无限的放大。   而那就是他们希望发生的事情。

  扶苏一马当先走在最强面,荀夫子并未陪伴在左右,反而是伏念略微落后一些扶苏的位置,在他的旁边引着扶苏一路进入到小圣贤庄内。   但凡所见的建筑,他大多都为扶苏介绍一番,年代的久远亦或者一应房屋的作用,统统都说了出来。   这是介绍,也是伏念作为儒家掌门人该做的一切。

  至于荀夫子,则是站在大门前,目视着随着扶苏的身后鱼跃进入小圣贤庄大门的人们。   有来自楚地的南公,有上一次拜访了小圣贤庄的公孙家公孙玲珑;还有那位逆徒,他荀夫子永远也不想看到的李斯。   这些人都在他的面前,或是无视,或是紧张,或是谨慎,一步步的走入了其中。

  荀夫子目光放空,直到...那个人的到来。   六剑奴的气机勾连在一起,在荀夫子的感知中,这就是一个人,一柄剑。

  但这分明是不可能的,他的眼睛不会骗人,这就是六个人,分散的六个人,所以,这也只能说明一件事,那便是六剑奴的默契,已经不会出现任何的错漏了。   六剑奴全部出现在这里,协同出现,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在他们的背后,那个带着黑色的高帽,身上有着黑色打底,红色边路云纹服饰的赵高双手交叠在胸前的人,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那狭长的眼睛并没有看着小圣贤庄的内部,也没有因为躲避看向其他的地方。

  赵高的目光很明确,很直接,那就是眼前的人,那就是毫无畏惧。

  不带着一丝一毫感情的,盯着眼前的荀夫子。

  在罗网的面前,在赵高的面前,圣人又能如何?  罗网又不是并没有猎杀过类似荀夫子这样的人。 为何会害怕?  百家圣人也带了一个人字,他也只是人,他会死。

  所以面对罗网,该恐惧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赵高,见过荀夫子前辈。 ”一走到了荀夫子的面前站住,赵高略微低头,语气中虽然带着恭敬,但他的恭敬,谁又能相信?  谁又真的当真?  “能够得儒家圣人前辈站在这里恭候,赵高实在是觉得面子上有不少的颜色,圣人,太抬举赵高了。

”  “无妨,身为罗网的主人,你本就有这个资格接受我的接见,而不是如同之前的人那样。 ”说着,荀夫子的眼睛也不带任何的畏惧,与赵高对视着。   只是这两人眼前的电光四射,是这般的临阵以待。   赵高手中握有的权利,再加上他那根本就无人所知的强大势力,都是他的底气。

  荀夫子,则是凭借着丝毫不差一些的武力,与诸子百家的底气,与之对抗。

  在这一方面,赵高,要胜过不少。

  “我只是想要看看,传闻中罗网的主人,天下间最神秘的存在,嬴政身边的家臣,赵高,究竟是何等的一副模样。 ”眼神之间的交锋落下帷幕,谁也不会落后谁,竟然是以平局收场。

  但这样的结局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荀夫子呼出一声,这可不代表他们之间的战斗就结束了。   接下来,才刚刚开始呢。   “其实荀夫子也知道,您真正在意的不是这些,也不是赵高的那些身份,究其根本,只有一个原因。

您的爱徒,韩非。

”这是荀夫子最不能被人提及的禁忌,却也是荀夫子的心中最难以忍受的痛楚。

  、赵高就这样毫无所觉没有一点点畏惧的说了出来。   在他口中吐露出的韩非二字,甚至充斥着一股讽刺的意味在里面:“韩非之死,亦或者,江湖上传闻的韩非的死亡,这些事情的背后的真相。 ”  “以罗网的势力,在覆盖着咸阳整个城池的庞大实力之下,的确能够弄清楚这些,但也没有说,我一定要因为这件事才会在这里等着你,韩非也好,其他也好,赵大人,请。

”  赵高的打算不得而知,但当他说出韩非的名字的时候必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借此激怒荀夫子,从而让荀夫子失去冷静平常的心态,让他在顷刻间露出破绽。

  至于这是个什么样的破绽,只有在荀夫子失去了冷静以后,赵高一点点的挖掘,一点点的引导,才会让它出现。   那个时候,才能被人瞧见。

  但很可惜,能够成为诸子百家圣人的,怎么可能会是泛泛之辈?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被人算计?  纵使韩非的确是荀夫子内心深处的一块致命伤疤,但他仍旧能够在眼下这等时候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从而不会落入赵高的圈套。   这很难得。   也超出了赵高的预计,让他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出现了一瞬间的断层。

  “荀夫子,请。

”荀夫子没有上钩,赵高也不着急,惊讶虽然有,却也不会表达在脸上。   他本就是一个喜怒不行于色的人,哪怕山崩在眼前,也不会多么的出格。

  这样的人,心机城府实在是深沉,也很难对付。

  无论是赵高还是荀夫子,其实都是两个老狐狸。

  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交锋数招仍旧平静呢?  赵高掠过了荀夫子的身边,朝着小圣贤庄的内部走去,六剑奴紧随其后,如影随形。   从荀夫子身边经过的时候也不发一言,任何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就只是跟在赵高的后面,进入了小圣贤庄,缓缓的跟随在李斯等人的后面,仅此而已。   一丁点出格的事情也没做,甚至半点儿的行动都没有。   “哼,赵大人,吾那爱徒,可是已经走了十年了啊~”荀夫子摇了摇头,转过身,朝着另一条路走了过去。

  而这条路通往的最终地,便是小圣贤庄的所在的阁楼,也就是历代圣贤所在的地方。   其实,他并没有眼前看起来的这样洒脱,尤其是提及了韩非以后。   但他能控制的很好,也就不会轻易显露在人前。   那属于荀子,属于儒家圣人的不舍和脆弱。   “圣人到底还是圣人,其威能与本事,依旧不是那么好揣摩的。

”直到背后的荀夫子走上了另一条路并未追过来以后,赵高这才松口。   听着他的口气,似乎隐隐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罗网虽然有能够猎杀一位圣人的能力,但目前竖立的敌人太多,近来的存在感又很高调,已经引起了太多人的注意和敌视,这种情况下,莫名得罪一位圣人,实在是不智之举。 ”  “那人安排好了吗?”心中对于荀夫子的忌惮提升到了顶点,但饶是如此,针对儒家的计划和行动仍旧不会改变。   圣人虽然可怕,但背靠着大秦,圣人又能如何?  赵高之前的举动也证明了,他并不是很害怕圣人。

  其实,是不害怕诸子百家。

  终究是有了一个大靠山,所以才能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