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八百二十八章 解除关系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2019-07-05

第八百二十八章 解除关系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司徒香脚步停下,看着前面逐渐被火焰吞没的伊藤小四郎,眼光中满满的恨意逐渐消散,泪水充满了眼眶,然后无声无息的滑落。

报仇了!虽然没有亲手杀死伊藤小四郎,但是至少伊藤小四郎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他最后明显认出了自己!爸,妈,女儿终于给你们报仇了!秦阳从身后提着狙击步枪走到了司徒香身边,看着泪流满面的司徒香,伸手拍了拍司徒香的肩膀,沉声道:“我们得离开了,否则会有大麻烦!”司徒香嗯了一声,转过头看着秦阳,充满泪水的眼睛中神色复杂。

秦阳自然能理解司徒香此刻复杂的内心,但是此时显然并不适合聊天,他低声道:“大仇得报,那是好事,走吧!”司徒香再度看了一眼伊藤小四郎那燃烧的尸体,咬咬牙,伸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转过了身,快步的跟在了秦阳的身后。 秦阳三人快速的溜下了山头,钻入了车子,迅速的向着远方而去。

就在三人的车子刚离开,一溜警车已经向着直升飞机落下的位置狂奔而去,另外一边,伊藤小四郎之前离开家的手下也全部向着山上狂飙,不过这一切都和秦阳等人无关了。 秦阳三人回到了藏身的屋子,神原千鹤一直等待着三人,开着三人进屋,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期待的问道:“主人,怎样?”司徒香此时虽然眼圈微红,但是脸上神色已经回复了平静。

“伊藤小四郎已经死了。 ”神原千鹤脸上流露出震惊的神色:“他死了?你们都是怎么做到的?”司徒香眼光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旁边提着口袋的秦阳,然后沉声道:“怎么做到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伊藤小四郎已经死了,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 ”神原千鹤看着司徒香看向秦阳那一眼,顿时明白过来,恐怕伊藤小四郎的死亡和秦阳脱不了干系,而且应该就是在他的策划中才能干掉伊藤小四郎,那么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神原千鹤作为东京本地人,又死修行者,对伊藤小四郎自然了解得比较多,他可不是一般的大成境高手。

虽然按照窍穴只分了入门、小成和大成三个阶段,但是真正实力进入大成境以后实力差距是天差地别的。

大成境里每一个窍穴都是有着非常独特的能力,每打通一个窍穴,都能极大的提升实力,这其中又有几个重要的节点,分别是第二十七窍穴、第三十窍穴和第三十二窍穴,当这几个窍穴被突破打通后实力都能得到飞跃的提升。 按照华夏修行者的区分,突破大成境之后按照几个重要穴位的飞跃门槛,分为了四个阶段,分别第二十五到二十七窍穴的天人、第二十八到第三十窍穴的超凡、第三十一到第三十二窍穴的通神、第三十三到第三十六窍穴的至尊。

这四个阶段的名字,都是有所指,天人代表的是天人合一,达到内气修行高深境界,超凡代表超越凡人,通神代表实力强大到仿若神人,至尊自然就是天下修行者,我为至尊。

这伊藤小四郎是二刀堂的杰出代表人物,据说实力已经达到超凡,或许再一个合适的契机便能跨入通神,这样的人竟然死了!死在了三个小成境的手里!他们居然是真的办到了!神原千鹤心情是无比的复杂,他知道司徒香当初来日本加入暗影的终极目的便是复仇,之前多次刺杀都以失败告终,还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回到华夏,司徒香遵守师命和秦阳对战,来来回回的各逞手段,神原千鹤便看出来了,司徒香和秦阳虽为对手,但是她其实很欣赏秦阳,最后她又输给了秦阳,才成为了秦阳的仆人,如今秦阳更是帮她报了仇,这份好感恐怕会无限制的扩大……想当初司徒香曾经给神原千鹤说过,如果神原千鹤能帮她杀了伊藤小四郎,那她就会让他追求自己,或许考虑会曾为他的女朋友,神原千鹤有想过,可惜能力有限,他确实办不到,但是如今他办不到的事情,秦阳却办到了!一次性就成功了!神原千鹤心如死灰……“那现在做什么?”秦阳的声音响起:“伊藤影响力并不小,他死的阵仗也不小,估计会引发一连串的反应,我们暂时先呆两天,等这个热度过去后,再悄然离开东京,离开日本。 ”司徒香转过头看着神原千鹤:“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管我们,等我们最后要走的时候,你送我们一程就好。

”神原千鹤眼光有些落寞:“主人,那你这次回华夏了,之后还会来日本吗?”司徒香冷然摇头:“我之所以来日本,便都是为了复仇,如今复仇结束,我自然用不着再来日本了,神原,这是你最后为我做的一件事情,我们离开后,你便自由了。

”“自由了?”神原千鹤眼光一变:“主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徒香冷冷的说道:“从我离开之后,我不再是你的主人,我们也不再有关系。

”神原千鹤脸色变得颇为难堪。

他被抛弃了。 司徒香当初帮他,收他为仆,一切都是为了报仇,如今报仇已经完成,他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

司徒香淡淡的摆摆手道:“你走吧。 ”神原千鹤咬咬牙,看着神态坚决而冷漠的司徒香,缓缓的垂下头:“是!”神原千鹤转过身,向着门口走去,步履缓慢,似乎颇为沉重。 “主人,冰箱里我堆满了食物,还有水,如果有任何需要,给我打电话……”司徒香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也没再看他一眼。

神原千鹤盯着司徒香那热切的眼光逐渐变得黯然,最后咬紧了牙关,转过了头,向着门口走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神原千鹤走出了屋子,进入到了路边的车子,转过头看着那亮着灯的屋子,眼光怨毒,脸容扭曲……“司徒香,是你先背叛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