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2019-07-26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拓跋文清头倚在门上,望着天上的月亮。 月亮周围有许许多多的星星围绕。

他嘴角一勾,抬手好似要抓住弯月一般,思考片刻,道:“朕的后宫,只有两宫娘娘避免少了些,该选秀了。

”视线瞄向小泉子,“这样吧。 昭告天下,朕要进行迟来的三年选秀。

各家闺秀进宫之事,就交给楚妃去办。

记住,告诉楚妃,秀女进宫选秀,一定要在册封大典之日,明日一早,便去传旨吧。

”小泉子震惊。 拓跋文清缓缓起身:“朕乏了,你退下吧。

”“是。 ”小泉子小心翼翼离去。 次日一早。

楚妃从睡梦中醒来,刚梳洗打扮结束,就听见丫头璐漫说:“娘娘,小泉子一早就在外头等着了。

”楚妃“哦?”了一声,活动活动脖子,道,“让他进来吧。 ”“是。 ”璐漫点头,前去开门。

随后,小泉子进入房间:“参见楚妃娘娘。

”楚妃“恩。

”了一声,往日颇为素气的护甲换成镶金边的护甲,手拂过发鬓,“本宫昨夜睡得晚了些,今日便有些贪睡。

让公公久等了。 ”“无妨,无妨。

娘娘嗜睡是福气。 ”小泉子嘿嘿一笑。

“恩,皇上让公公一早便来,为了何事?”楚妃试问。 小泉子呵呵一笑后,便换上了一副严肃的模样,将昨夜拓跋文清交代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楚妃。

随后,咯咯一笑:“事情奴才已经交代,奴才告退。 ”待小泉子离去。

楚妃依旧没有从愣神中反应过来。

璐漫面露不喜之色,瞧向楚妃,犹豫片刻,方才说道:“娘娘,皇上这是何意啊?与选秀一同进行封后大典,这不是……”话音刚落。 就听见“咣当”一声,吓得璐漫不由身子一颤,只见那被楚妃推翻在地的茶杯七零八碎。

璐漫急忙跪在地上:“娘娘莫生气。

”楚妃眉眼一扫:“谁说本宫生气了?”语毕,行为举止颇为慢条斯理,随手拿起落花霜擦着手,笑道,“皇上这是在警告本宫,即便本宫坐上皇后之位,也依旧和那些入不了眼的女人一样。 后位,不过是给众人和父亲看的,我早就想到了。

”“可是娘娘,皇上故意而为之,不是打您的脸吗?”璐漫憋屈道。

楚妃手中动作停了下来,嘴角一勾:“皇上就是要本宫脸上无光,当众出丑,一来,让孟妃看着笑话,二来,皇上这是在告诫本宫,不要因为一颗糖而逾越了分寸。

”璐漫“啧……”了一声,“娘娘,那先皇后那边?”“不急,等封后大典过后,再商议也不迟。

”语毕,想了想,楚妃小声说道,“璐漫,那雪璃,似乎是江湖人士,他将叶秀带走,定会治疗。 你没事出宫,去问问本宫的哥哥,认不认识这号人物,若识得,便要他去找些麻烦,若不识,便让哥哥查一查。

”“是,奴婢这就去办。

”璐漫欣喜道。 楚妃瞧了一眼璐漫,每次提及哥哥,她的脸上都会露出这般自然的笑容,真是心思易懂。 长叹一口气。

楚妃拿起茶杯晃了晃,淡漠道:“叶秀,你曾是后宫赢家,如今,我虽未得皇上真心,却得到了家族荣耀。 当初,我骗你说我有心爱之人,那便是皇上!”自言自语到这里,楚妃嘴角微微上扬,将茶水一饮而尽。

——山上。 躺在床上的叶秀额头尽是冷汗。

“不知做了什么噩梦,怎这般不安。 ”雪璃拿出帕子,为她擦拭冷汗。

惊呼中。 叶秀猛然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雪璃一脸愁容,对上那充满疼惜的双眸,叶秀抓住他的手腕,试问:“他可安好?”雪璃心头一紧。 她命悬一线,竟然还惦记着别人。

雪璃并没有直接回到她,而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微微弯腰,凑近她双眸。

仔仔细细的盯着,认真无比问:“你心里,从未怀疑过他,对吗?相反,你怀疑的是百里祁连,是吗?”叶秀蹙眉。 她只是简单的和雪璃叙说过自己内心的伤痛。

却从未与他说过事情原委。 此刻。 当从雪璃口中听见百里祁连的名字时,她震愕,狐疑问:“你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雪璃微微上扬的嘴角,第一次,在她面前下垂,深吸一口气,轻轻一笑道:“江湖中事,没有我不知晓的。 ”缓缓托起她的头,“你始终逼着自己去怀疑拓跋文清杀了你们的女儿,是吗?”叶秀眸光锐利:“你到底是谁?”雪璃呵呵一笑,用帕子擦了擦手,将其丢在桌上。 缓缓起身,将地上的火盆凑近床边搁置,岔开话题说:“这炭火已经不那么火红了,这屋子,也不觉得冷。

这天啊,越发的暖了,看来冬日的寒冷即将过去,要伸手迎春了。

”叶秀瞧了一眼狐狸毛披帛,稍微扭动身躯,让自己的身子侧着,刚要说话,便对上雪璃猝尔转过来的眸光。

微微一惊。 雪璃长叹一口气,道:“清清并没有死。

这是你活过来,我送你的第一份大礼。 ”叶秀身子紧绷。

每一根神经都在确定她之前的怀疑。 更是认定了,她错了。

然而,却没有太多的惊讶。

“你心里,应该早就给自己答案了,只是自己不想去承认罢了!你与拓跋文清,并不是因为百里祁连这一个计划而成为导火线的。 而是因为,你们的心,不知何时,渐行渐远了,对吗?”说着。 雪璃起身走过去。 将披帛给叶秀往上盖了盖:“痛苦,悲哀,回忆,无奈,有心无力。 他一国之君,心中不再视你为唯一,你心中,也许曾几何时,也已经将大好江山不放在眼里。 他在乎的,是如何治理自己手中的天下,如何让拓跋武家久盛不衰。 而你在乎的,是在这乱世中生存,只是生存的路上,你遇见了他,对吗?”雪璃是存在私心的。 他自己承认。 叶秀也看得出来,但是叶秀并不怪他,甚至,根本不想反驳他所说。

但是她心里清楚。 自己与拓跋文清的感情,一直都在。

只是这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一时间,有太多沟壑,隔绝着两个人的心,不知如何去好好面对这段感情。 她真的能陪他在无人之巅一直走下去吗?而他,真的就能一辈子,爱她一人吗?自古男人薄情寡义,又何况一个君王呢?想到这里。 叶秀起身,来到门口,看着外面,因为融化参杂了水的雪,沉甸甸的覆盖在树木之上,时不时还会落下一块两块。 “我曾伤他无数次,今日他怨我,也是应该的。 爱到这里,我到底是他无人之巅路上的踏脚石,还是携手共进的爱人?还是我们走错了路?”说到这,苦笑道,“不管如何,终究是我,无颜面对他。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