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做人要有“心机”,做事要有“手段”

2019-06-29

	做人要有“心机”,做事要有“手段”

生活中,老实人缺少心眼,不会使用手段。 但世上的事情是很复杂的,人与人的关系不是那么单纯简单。 人不能总以单纯的心对待别人,也不能总是损害自己的利益去成全别人。 “心机”和“手段”没有什么不对,只要在不损害他人的前提下,适当运用心机,往往会事半功倍。 一、做人要有“心机”老实人缺乏心机,这样不好。

没有心机很难在竞争中获利,人太老实也容易被欺负。

心机其实就是聪明、智慧的原型,正是每个人行动力的基础,也是竞争力的指标,更是做人做事是否圆满、漂亮的依赖。 心机的运用,是为了保护自己。 美国作家埃默森说过:“成功者并非比失败者有脑筋,只不过他们比失败者多了一点心机。 ”的确,在人生的这条高速公路上,“心机”绝对是让你避免受重伤的“安全气囊”。

其实,有心机,并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重点是你如何将心机用在正确的时机。 没有心机的人,或许比较不容易招惹是非,不易成为别人的假想敌,但却是有心机的人最佳的利用对象,也往往是“心机大战”中,交战双方最好的攻防跳板。

或许,“吃亏就是占便宜”,但要在复杂的环境中永保安康,恐怕需要的是一点运气了。 因为没事就好,一旦有事,这种单纯的人,通常受伤最重。

事实上,人既然号称是聪明的动物,每个人的脑袋瓜里,就不可能没有心机。 也可以说是,心机人人都有,只是轻重深浅各有不同。

除非一个人的心智有问题,或者是自愿过着一种随波逐流、靠运气度日子的生活,否则,即使想要过一种自得自足、与世无争的日子,都仍然需要高度的心机运用,才足以高枕无忧。

所以严格说来,有心机,并不是一件坏事。

心机只要用对地方、用对时机,就可能博得机敏、睿智的美名;一旦用错地方、用错时机,骂名当然跟着随之而来。

因此,在运用心机时,必然需要有所为而为,不该计较的时候,就不能费心盘算。 过度使用心机,想得太多、想得太美,或者是用错时机、用错地方,必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即使能侥幸获得短暂成就、一时满足,终究是白费心机,很难长久;万一因此信用破产,恐怕就更难翻身了。

法国思想家鲁索曾经写道:“禽兽根据本能决定取舍,而人类则通过算计来决定取舍。 ”二、做事要有“手段”朱元璋史称“雄猜之主”,既野心勃勃又疑心重重,心地险恶。

他当上皇帝后,打天下时那种虚心纳贤、任人唯贤的作风全抛在脑后,朝思暮想的是维护他的绝对尊严和家天下。

为此,他以各种手段铲除异己,残杀功臣。 李善长在随朱元璋征战中,以多谋善断著称。

开国初,组织制定法规制度、宗庙礼仪,与朱元璋关系如鱼水一般,朱元璋将李比之为汉初萧何,称他为“功臣之首”,命他为开国后的首任丞相。 朱元璋一旦功成名就,贵为天子后,便对李的态度大变。 李善长过去被朱称赞为“处事果断”,现在则说他“独断专行”。 过去朱特许李对疑难大事先处理后奏,称赞他为“为朕分忧”,现在则说他“目无皇上”。

朱元璋对李善长功高权大,产生了疑忌之心。 但考虑到李善长功高望重,轻举妄动恐生不测之变,就采用又打又拉、伺机清除的伎俩。 一打。 深知朱元璋为人的李善长察觉到皇上对他的猜忌,一连几天,李善长因患病没有上朝,于是就借机给朱元璋上了个奏章,一来对不能上朝议政表歉意,二来提出致仕(退休),察看朱元璋对自己的态度。

按惯例朱元璋应下旨慰问、挽留,但是,他却来个顺水推舟,随即批准了李善长退休,毫不费力地把李善长赶出了相位。

二拉。 削夺了李善长的相权,免除了对他的威胁。 但不少人心中暗骂朱元璋寡情毒辣。 为了笼络人心,安抚李善长,朱元璋把自己的女儿临安公主下嫁给李善长的儿子本棋为妻,朱李两家又成了国戚。 朱元璋就是这样各种手段并用,后来终于消除了李善长的势力。

其实,人是社会中的人,如何与别人共事,尤其是和下属共事,并能够使下属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地尽力,实在是一个不小的事情。

这里面确实有一些处世的艺术。 总之,做人不要太老实,缺乏心机的人容易吃亏;做事如果缺乏手段,则不容易成功。

所以学点做人的心机、做事的手段,还是很有必要的。 只要把握好了度,就会有益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