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母亲节,讲讲自己的人生

2019-06-19

母亲节,讲讲自己的人生

  我1983年出生在四川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我父母结婚后因性格不合经常吵架打架。 我2岁时父亲出门打工,留下我母亲和我在家。 在他出门期间从来不给家里寄钱。 我母亲在家没有经济来源,农忙时请不起人帮忙,下田插秧,耕地,上山砍柴所有所有的大小活都是我母亲一个人承担。

有时候实在赶不及的时候我大舅会来帮忙打一天突击。

我大舅家离我家有10几公里的山路。

  87年时我父亲从外面回来说要修房,那时候我们村还没有人造楼房。 他回来把原来的5间房拆掉2间,那时候我们哪里还没有烧砖。

要造房都是请上山把石头打成长方形的条石。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家里弄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我父亲说没钱了不修了,出去挣点钱在修,没过多久父亲又出门打工了。 家里这堆烂摊子就丢给我母亲了。 就这样他一出门又是好多年没回家。

后来我母亲听我们村上的人说他在外面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 我妈听到这个消息生了一场大病。   在我上三年级下的时候我妈去我爸哪里了,把我放在我奶奶哪里。

过年时我妈回家我奶奶说不带我了,我小时候很皮。 过完年开学时我妈把我送到离家6公里外的镇上读书。   我妈给我买了一个电饭煲和一个闹钟,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个人在家了,每天早上6点左右起床天还没亮打着火把和村上的同学一起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去上学。

每到暑假寒假的时候就去成都和爸妈一起过。

就这样一直到初一。

我也算命大,在这期间我上学路上因为路滑从悬崖上掉下去,被一颗树挡住没摔死,爬黄果树被高压电击过没事。

暑假在成都去看火车在铁道上被一辆载煤炭的火车撞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后也没事。

这几年的艰辛只有我自己知道。

  在读完初一暑假的时候我去成都玩。 因为没有带暑假作业去,在加上我读书成绩也不好,我父亲就不要我回家读书了。

跟他一起在厂里学烫裤子。

在和父母亲在一起这几年我知道了什么是家暴,什么是日嫖夜赌。

让我看清了父亲的嘴脸。   99年的一天父亲和他远房的一个妹妹通奸被我和母亲捉奸在床。

我和父亲大吵一架后问我妈要了500元钱来到宁波投奔小舅。   十七八岁的我正是叛逆期整天和一群朋友一天瞎混。

期间打架住过院,敲诈进过拘留所。

  03年我和我老婆在宁波订婚,到后来结婚,父母没出过一分钱,没出过一份力。

我在宁波结婚请客办酒席父母也没来过。

我婚一接也欠了近两万债。

因没钱和岳父母住在一起。   04年我老婆怀孕要生的时候会成都和父母住在一起。 我第一个儿子出生时因为畸形胃在体外,治疗要将近10万,父母不愿意帮我借钱治疗,生下来第三天就夭折了。 没过多久我和老婆又来到宁波打工,把以前的债还完。

  05年我母亲和父亲吵架后来到宁波和我住一起。

没过多久父亲在工作时气罐爆炸导致右臂粉碎性骨折,我和老婆母亲回成都照顾,出院后老板跑了。 到至今也没找到。 父亲跟我一起来到宁波。   06年农历7月我女儿在宁波妇儿医院出生,我9月底到另外一个镇去学数控,10月底进了我现在所在的公司做学徒。

每天工资45一天。

我在公司附近找了一间民房,把老婆和小孩接过来住一起。 后来我想叫母亲帮忙给我带小孩,她每月工资5-600一个月。

叫我老婆上班。 母亲死活不愿意。 我一个人上班每月就一千多一点养一家人,真是苦了我媳妇了。

  07年又是父母吵架搬过来和我住一起,因我每月工资少,一间房间放两架床。

没过几天父亲也搬过来了。 一家住一间房太小了,我就去找了一套木结构的老楼房,每月270房租一家人住在一起,父亲每月给我200元钱生活费。

母亲也没给钱就是偶尔买买小菜,实在没钱了我就想办法到处借钱。

这日子过得真是苦逼。 媳妇有时候还要在我面前诉苦,母亲也在我面前说我媳妇这不好那不好。 我为了家庭和睦在中间真是难做人。 我媳妇性格好,在加上我对我媳妇说我母亲把我从小到大拉扯大受了不少苦,至今婆媳两也没吵过嘴。   因一次意外怀孕我和老婆没舍得08年6月我儿子也在妇儿医院出生了。 两小孩太吵要影响父母睡觉第二天上班没精神,父母在外面找了间房子搬出去了不过每天晚上还是在我这里吃饭。

父母搬出去了我住这套房子太大了,主要是嫌房租贵了。

在父母住的那个院子里也租了一间房子。 我主要的想法还是离父母近点他们也可以帮忙看看小孩。

但想法太美好现实太那什么了。 我女儿10岁了,儿子8岁我父亲从来没有抱一下他的两个孙子。 小孩小容易生病我又要上班,老婆经常背上背一个手里拉一个去医院,上街买菜。

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慢慢小孩大点了岳父母叫我把女儿带回去他们给我带带。

我和媳妇说我就是留守儿童长大的,我自己知道。

不管再苦再累我也绝不会让我的小孩当留守儿童。

  慢慢小孩大了,我也在一个小区里租了间套房,90平方,房东我认识给我装了三室一厅。

一家人也住的下了。

14年我考驾照后我和老婆商量后决定买了辆汽车。

哈哈又回到解放前了。   15年我父亲因长期喝酒原因慢性酒精中毒,在人民医院住院花了7000多。 我拿出5000多。

为这事我和我媳妇私下大吵一架。

我父亲一生挣来的钱都是吃光花光用光所以他生病的时候身无分文,2000多元钱还是我去他厂里把他工资结掉拿来的。 我媳妇知道我母亲手上有几万钱。

想让我母亲出这几千医疗费,可我母亲不愿拿出。 母亲说这几十年她存这点钱不容易。 我母亲是文盲,自己名字都不会写。

  哎...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呀。

父亲出院后他酒戒不掉病也好不了,就一直没上班和母亲住在一起,有时候两吵架了父亲来我这里住几天,因我和父亲合不得也是经常吵。 住几天又回去,吵了又来。

  我女儿在一所公立学校读书但是里面一个本地学生都没有。 儿子我提前找关系了在中心小学上学。 两小孩成绩都不好每个月都要花1000左右的补课费。 现在年轻人压力真是太大,上要管老下要管小。

来吧我现在是我家的顶梁柱,天垮了我一定顶得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