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当家人生病时,我才知道钱有多重要

2019-07-21

当家人生病时,我才知道钱有多重要

  当家病时,我才知道钱有多重要  文/怀左同学  01  那年的夏天,母亲突然大出血。

  那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在我旁边,是已经昏睡过去的母亲。   在县医院止的血,很快,所有亲戚都来了,轮流看护,但诊断结果,迟迟未出。

天气炎热,一如往日。

  看护,陪床,我买饭,买毛巾,陆续接送来看望母亲的亲戚朋友。 因为以前也有过在医院的经历,虽然累,但我不急,我知道母亲身体很好,没几天,便可以回家了。   大概七八天以后,诊断结果出来了,医生把父亲和舅舅叫到了医务室,具体情节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们去了很久。   中午,父亲在医院陪着母亲,我和舅舅他们在外面吃的饭。 吃着吃着,大姨突然流泪了,然后扭头看着我,说:今后,你要把你弟弟照顾好。   舅舅喝止了她:姐,你瞎说什么呢!  其实那时候,我心里也大概明白了,我问:姨,真的这么厉害吗?她有点哽咽了,半天说了两个字:晚期。

然后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真的是,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那个中午,我在医院外面的台阶上坐了很久,泪一直流,脑海中思绪万千,周围所有的吵闹,来来往往的人,全部,没有了声音,也没有了颜色。

  原来,心最痛的时候,是无声的。

  02  从县医院到市医院,从市医院再到省人民医院,一轮又一轮的治疗,换方案,专家会诊,然后是一张接着一张的单子,上面,是流水一般的钱。   自从去了省人民医院之后,我去的次数就少了,留在家,看店,照顾弟弟。

白天,断断续续卖点东西,无心,烦乱,晚上寂静无人时,四顾茫然,泪,一直流。   家人在医院待了接近三个月,最后,母亲身上做了一个非常大的手术,所幸,术后,母亲的命保住了。

那时候我已经去上大学了,打电话时,母亲的声音有点哽咽,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儿子,我把咱家的钱花完了,本来想,给你们攒着的。

  无言,泪千行。

挂断电话后,泣不成声……  想回家,但父母阻止了,因为那时候,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是亲戚给凑的。   再见父母时,他们都苍老了很多,但家人团聚,幸福,取代了所有。

  记得父亲以前是没有白头发的,有一年过年,他喝醉了,当时家里只有我和他,他断断续续说了很多醉话,然后在我面前,嚎啕大哭。 他一直是一个好好先生,最会讲段子,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有见过他有不开心的时候。

他的哭声,对于我来讲,有一种撕裂的感觉。   我手足无措:爸,你没事吧,你不要哭了。 他没理我:你知道我是怎么有白头发的吗?那年你妈做手术,我在外面等着,一夜白头。

你知道吗?我差点就失去你妈了。 我活到五十了,也就是那天,我才真正明白,我根本不能没有你妈……以后你要好好努力,对你妈好点,你知道吗?  泪在脸上,流到心里,我点头:我会努力让你们都过上好日子的。

  几年过来了,幸运的是,母亲身体并无大碍,只要我回家,我们都会聊很多。 我带她去散步,给她讲段子,她很开心。 别人说:你家儿子怎么和你这么亲,有那么多话和你说。   我妈笑了:我儿子,比较听话。   我们家现在还欠着外债,但不影响生活,慢慢步入了正轨,全家人都比较乐观。 我要做的,就是脚踏实地地努力。

  03  身在学校,很多同学,各种吃喝玩乐睡懒觉,然后告诉我,现在就是玩的时候,钱不重要。

  我只想起了一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哪是钱不重要,只不过你在花钱的时候,没有看到爹妈的血汗。   哪是钱不重要,只不过是你不懂爹妈以数倍的劳动力换回的粘着血汗的低微工资,递给你时,却又是另一番风轻云淡。

  想起了我们的父母在人前骄傲的样子:我孩子很听话,他那个大学挺好的,我给你讲讲哈……  你和我说钱不重要,花着家人的血汗钱,你可能觉得确实不重要。   我想说,要没有钱,我可能已经失去我的母亲了。

  前年考研时,父亲生病了,我想回家看看,家人不同意。 一方面备考紧张,一方面,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实质的忙。

  当时就在想,如果有钱,至少我可以把钱打回去。   大二那年,姥姥脑出血,住院,用着进口药,每天几千块钱的花费。

她的五个孩子里,小舅舅家庭条件最好,那年大姨家星哥出事,大舅也老了,剩下两家条件也不好,巨额医药费,让大家倍感压力。

  最后姥姥出院了,虽然手脚不再灵活,但最重要的,是活着。   当家病住院,我才知道什么是现实:如果没有钱,当家人出事,需要巨额医药费时,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

  当年他们对你寄予希望,当他们真正需要你时,你只能眼睁睁,眼睁睁看着他们走。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想,我们谁也不愿意经历。   记得后来母亲和我说,当时大家都尽全力了,如果再救不好,可能就会放弃了,否则,五家就全垮了。

  04  我没钱,请不要再和我说钱不重要。

  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赚钱,让自己过上好日子,让逐渐年老的父母,安度晚年。   我想给他们分分钟打钱,带他们买衣服,吃美食,有条件,带他们一起去旅行。 他们一起,只去过一次北京,还是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待了三四天。

  我爸喜欢唱歌,我想给他买最好的音响设备,想唱就唱,爱唱多少,就唱多少。

  我妈这辈子也没有过什么值钱的首饰,我想带她去逛大商场,给她买各种衣服,各种首饰。   ……  我不敢停下前进的脚步,不敢休息太多,因为我怕。   怕自己努力的脚步,追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   怕有一天,父母需要我的时候,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   怕需要钱的时候,却拿不出来,留下一生的遗憾。

(来源: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