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回 凤舞的拿手菜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回 凤舞的拿手菜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勾了勾嘴角,正待说话,却突然听到“咕”地一声,却是从何娥华的肚子里发出的,何娥华的粉脸通红,连忙转过了头,不想让耿少南看到自己羞涩的样子。 耿少南哈哈一笑,说道:“师妹,你现在可是不能饿的,不是你一个人,现在你是两个人,不吃东西怎么能行呢,你看,你在这里跟我乱发脾气,一天不吃饭,可是身体却是不会说谎的。 ”何娥华咬了咬牙,恨恨地说道:“饿死拉倒,反正我和孩子若是不在了,你正好无牵无挂,可以夺取你的皇位,夺取你的天下,也不愁没有美人相伴。

”耿少南先是一愣,转而笑道:“师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吃醋了呢,居然连凤舞的醋都吃啊,我说了无数次了,我跟她没有任何超越主仆之间的关系,难道你还要怀疑我对你的爱吗?”何娥华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你反正不听我的话,也不肯回头,你爱谁也好,不爱谁也罢,我都没兴趣知道,反正你的话,我也不会再相信了,只是我提醒你一句,这个凤舞,不是好人,你想想以前是怎么给她害的,我真的很奇怪,你为什么会相信这个女人?难道你不是给她一步步地带进这个陷阱之中的吗?”耿少南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道:“师妹,你不要对凤舞有偏见和误会,她以前是我师父训练的杀手,一切也只是听命于我师父,没有什么自主权,是个很可怜的女人,周旋于我师父和陆炳之间,每天提心吊胆,一步不慎,就会有性命之危,如果不是我出手相救,只怕她已经死在陆炳的手上了。

”何娥华冷笑道:“这个阴险毒辣的坏女人,死了最好,世界就清净了,她以前那样害你,难道也是你师父的指示吗?恐怕是陆炳的阴谋吧。 ”耿少南点了点头:“不,挑起巫山派和武当的冲突,是陆炳下的令,但是最后让她执行这条命令的,还是我师父,也正是因为要保护我,师父才会在那时候出现,看似惊险,其实万无一失,凤舞真正听命的,是我师父,而不是陆炳,但是只要陆炳发现她另有主人,对他不忠的话,那就一定会取她的性命。

”说到这里,耿少南叹了口气:“我这一身天狼刀法,都是靠凤舞偷出的刀谱,才能练成,师妹,如果不是她,我只怕连保护你的能力也没有,从这点上说,你实在是没有道理责怪她的。

”何娥华咬了咬牙:“难道就只有天狼刀法可以保护我吗?我们武当有那么多的上乘武功,哪样不能让你练成天下无敌的功夫,你若是真的为我好,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的身体,练那歹毒残忍的天狼刀法呢?亏你还以为这是凤舞为你做的好事,我看啊,她就是给你挖了个坑,让你往下跳呢。

”耿少南摇了摇头,说道:“师妹,你对凤舞的误会实在是太深了,她为了偷这刀谱,可是冒了生命的危险,事后又给陆炳发现,差点连命都没了,我对她,只有感激,没有别的想法,其实一开始我也很恨她那样害我,甚至让我假死了一次,但是后来想想,这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吧,如果不是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会下定决心,来追求你的爱呢。 ”何娥华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是你追求到了吗?你得到了我的人,可得到了我的心吗?耿少南,我还是更喜欢以前那个宽容,温柔,善良的武当大师兄,现在的你,只会让我伤心,让我害怕,我连以前那种对哥哥的依恋都没有了,更不要说是爱。

”她说着,看着自己的小腹,幽幽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有了孩子,只怕,只怕我宁可一死,也不想和你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耿少南的心中一阵酸楚,说道:“我知道,我是伤你伤得太深了,这一切,我都会想办法弥补,师妹,现在在锦衣卫里,我唯一能相信的人,除了你,就是凤舞了,陆炳不可信,他为了夺权,为了荣华富贵,什么事都可能做,我真的很害怕他会对你下手,所以,我必须要凤舞来保护你,我请你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要再跟她起冲突了,要不然,她也没办法保护你。

”何娥华秀眉深锁:“我看到这个女人就是一肚子的气,怎么可能让她来保护我?耿少南,你如果真的爱我,就应该由你来保护我才对,为什么要她?”耿少南正色道:“师妹,陆炳要是对你下手,绝不会动手,而是会下毒,下蛊,这些东西我并不擅长,只有凤舞才精于此道,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吃的饭,喝的水,都要由凤舞先行试过,才可以用,不然的话,哪怕是一个果子,都不能随便吃。 ”何娥华冷笑道:“你还真的是相信凤舞啊,可我倒是觉得,她才是最有动机对我下毒的人,耿少南,你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我,就是把我交到最有动机杀我的坏女人手中吗?”耿少南的眉头一皱,正待说话,却只听到凤舞的声音在门外冷冷地响起:“夫人这话说得太过了,我既然已经效忠于主公,就绝不会害你,因为,你如果出事,那主公绝不会独活的。 ”一阵幽香沁入耿少南的鼻孔,凤舞那婀娜的身形飘然而至,她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碟小菜,两个馒头,还有一碗稀饭。 耿少南站起身,而身后的何娥华却是恨恨地扭过了头,凤舞轻盈地走到了二人的床前,把盘子放到了何娥华的脚边,淡淡地说道:“夫人请用膳。 ”耿少南看了一眼盘子里的这几样东西,皱了皱眉头:“凤舞,这是不是太简单了点?师妹毕竟身怀六甲,需要吃好点才行的。 ”凤舞微微一笑,如夏花般灿烂:“夫人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如果上太好的,她吃得太凶可能反而对身体不好,先吃些清淡的垫垫肚子,我回头去给她弄好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