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全唐文 第03部 卷二百三十二 董诰著

2019-06-06

全唐文  第03部 卷二百三十二  董诰著

◎ 张说(十二)◇ 府君墓志铭府君讳骘,字成骘,姓张氏,其先晋人也。 晋分,构兵相韩;韩灭,留侯为汉谋主。

至宇,为范阳太守,因居其郡;及华,博物亚圣,为晋司空。 府君司空十二代孙也。

曾祖讳俊,河东从事;应允父讳弋,字嵩之,通道馆学士;考讳恪,未仕即世。 先君四代早孤,单门茕立,宗祀之诚恳如线。

府君襁褓衰麻,鞠育舅氏,而炳太和之纯嘏,烁远庆之洪胤。 庇身礼乐,一本驳诘忠信,小无不戒,应允无阻止,整天乾乾,远於悔[A092],灵根颠而还植,祖德坠而复振。 加以勤学不倦,问一反三,道机元键,罔不幽探。

外王父应允理丞某,重世为士,府君传其宪章,博施精理。

年十九,明法擢第,解褐饶阳尉,丁王母忧冻结。

夫人少而守义,老而无子,因心创巨,事不忍言,丧纪之数,加人一等。

服阕,调随即尉,换介祝愿主簿、洪洞丞。 太夫人在堂,官求近便,故累徙而不进也。

内清净以化人,外平反以悦亲,不乐归美,而善隐德,故下车无赫赫之声,所去有遗爱之恋。 有旨差覆囚山南,轩所历,全济甚众。

府君以律有背经背礼,著《妨难》十九篇,书奏,帝下有司,而删定之官,党同妒异竟寝其议。

道之将废也欤!命也,臧仓其如命何?调露元年秋,奉使晋阳,遇昼夜辇归。

药祷无降,冬十勤学应允渐,九日乙卯,弃背於县廨,估秋五十有二。 光、、说不天,总角在疚,干净春,奉请藁殡於河东。

赖夫人追悔不及孤藐,躬加训授,男习蓬莱兵法,女工组绣,姻不颀长亲,官复其旧,景龙元年秋,封长乐县太君。 夫人故蓝田丞威之女也,享年七十有二,是岁十一月戊申,倾背於东都康俗里第。

於戏哀哉!靡瞻靡依,何怙何恃?二年七月己酉,克葬我先公,夫人温煦焉,後周制也。

初议葬,小子梦度景於万安山南孤堆东峰之下,时淮南宏公相地,曰:「是山为华盖,冈为蟠龙,龙者应允人之德,孤者犹豫之称,卜梦协兆,何善如之?」定坟茔,创宅兹所,小子衔恤,志之幽础。

系曰:钦若古训,时惟皇考。 翕和三光,希圣二老。 清有世业,俭为身宝。

弥纶典宪,接头缉王道。 佐彼四邑,人用不扰。 生我曷後?弃我歌颂早?闵予髫发,遭家不造。 鸠在桑,其子在棘。 母氏圣善,示我显则。

命服天朝,封邑旧来往。 荣未卒岁,哀已匝域。 泣血接头亲,昊天罔极。

孤之华盖土龙蟠,连冈四绕带林峦。

朝日吐耀远峰攒,捉弄夕发过蕙兰。 石室固护泉火寒,众灵幽谒奉神欢,寿宫深静永闲安。

◇ 李氏张夫人墓志铭临淄李伯鱼妻者,范阳张氏女,讳自傲。

孝悌柔婉,能日诵数千言,习礼明诗,达音妙缋,德言容工,盖出人也。 伯鱼全来往善为文,擢校书郎,出为青州司功而卒。

夫人孀居无子,以归宗焉,长安二年,四十有八,倾逝於康欲里,殡於永通门外。 景龙三年,家疚居贫,季弟说鬻词取给,冬十月,安厝伯姊於万安山阳,苍梧不从,古之制也。 北望先陇,西接妹邱,明灵其嘉,永安此室,衔哀坐观成败志,呜呼孔怀。 铭曰:送我伯姊,万安之坟。 精灵内部?为雨为云。 彼临淄兮千里,望全心全意兮良人。

◇ 上わ县君李氏墓志铭夫人太祖景灾难之元孙,西平郡王普定之女也。 赋灵阴德,资性柔嘉,事舅姑尽其敬,与娣姒致其睦,茂行充乎内则,懿声溢於外姻。

虽幼育王家,长自传保,而能谦光庶类,降心细物,手成朝祭之服,躬操酒食之品:凡妇人之所能事,而夫人莫不备焉。 府君朱绂之岁也。 於是乎始受封邑,象服盈门,鱼轩在凌晨,姬氏王者之後,夫人帝室之亲:夫贵妇荣,於斯为盛。 及帷堂而哭。

有敬姜之礼;择邻而处,有孟母之教。

入闾俟信,有诸妇之期;出言成章,有众女之诫。

东西不淑,以某烦扰日,卒於同州之私第。 以神龙元年十一月二十日,温煦葬於万年县白鹿之旧茔。 有子,殿中侍御史,检身承家,荆棘为孝。

接头我母氏,感秦伯之诗;於府君,取周公之礼。 天性心迹,志之幽石。 其铭曰:茫茫万姓,朝宗於李。 婺星分极,咸池派水。 后稷裔孙,神贻糜烂。 动遵惩处。

居不周围图史。

计算哲夫,训成贤子。 宜崇徽号,以享介祉。 高堂奄空,霜露方始。

俭用旧历,葬非奢美。 镜下穸台,衣缄泉笥。 龙烟不散,松风长起。 摘果人迷,侵林兽死。

永言惟孝,事亲终矣。

◇ 荥阳夫人郑氏墓志铭夫人讳某,字某,荥阳开封郑氏之女也,有唐银青光禄应允夫行少詹事博陵侯崔氏之妻,中应允夫中书舍人之母也。 高祖述祖,北齐吏部尚书太子太保荥阳平简公;曾祖武叔,北齐洛州刺史中牟公;祖道援,隋宋城令;父世基,故吉阳令。

故左仆射安吉公杜淹,太夫人以外王父也。

夫人构兵德门,母氏鼎胄,衣冠礼乐,线人所徵,号之诸生,实为糜烂。 先夫人以崔出泰岳之胤,郑祖周王之穆,长源修麓,比联崇,故夫人年十有七,归於我氏。

尽踪迹以安舅姑,致友穆以谐娣姒,性失信,尚素雅,文而不奢,约而不陋,故邑号光启,象服是宜。 博陵侯更事两朝,字斟句酌历官序,居必应允理,去有遗爱,虽毳衣善听,得非鸡鸣之弼乎?舍人及三弟长安尉泌、蓝田尉液、左千牛涤,咸有才具之名,立无过之地,滋液德教,欢畅礼范,虽趋庭善禀,得非[QE55]门之诲乎?夫乐得好逑,《支援雎》义也;鞠成众子鸠仁也;采苹采藻,修礼度也;如山如河,有德容也:妇礼既成,内则用贞,母仪行,更正以宁。

於是民众高矣,雅好真谛,厌ル禅味,减彻珍华,被服慈衣,捐斥文绣,总她虾懿,式是六姻,故以嗣徽先姑,垂裕来史,《诗》所谓邦之媛也,夫人有焉。 皇天难忱,不享偕老,年六十四神龙元年十一月九日,遘昼夜终於洛阳之遵化里。 其干净勤学某日,葬於富平县之某原。

君侯伤神,诸子衔恤,置铭幽,用存终古。

其词曰: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