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权少溺爱:娇妻带球跑落亦雪

2019-05-15

《权少溺爱:娇妻带球跑》作者是落亦雪,男女主角是林墨歌,权简璃的小说,权少溺爱:娇妻带球跑讲述了:拐走总裁大人的女儿,她胆大包天!又拐走总裁大人的儿子,胆大包天!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精彩章节再次意识到自己音量过高,暗自调节了一下,“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竟然连累到我身上了!我真是……哼,当初真该亲手掐死你……也好过现在被你害的这么惨!”他拳头紧握,脸色发红。 那几道皱纹像是蠕动着的蚯蚓,看在林墨歌眼里,有些反胃。

如果不是有看守的狱警在,他早就挥拳上来了吧。

甚至有些庆幸,他被殴打,受了伤。 只是不敢说出来。

面对着这个老人的时候,她心里,有种本能的畏惧和怨恨。

二十年来,每每见面时,听到的,都是这些不堪入耳的辱骂。

扫把星,孽种,不孝女,贱人。

难听的话从他嘴里说来,显得那么轻易。

就好像她天生,就带着这么恶心的标签。 她不哼声,脸色苍白。 唯唯诺诺的样子,更激怒了他。 “五年前抗拒的时候,就该打断你的腿!省得再跑回来祸国殃民……要不是你,我林广堂怎么会落成阶下囚?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当初怎么不死在国外,还滚回来干什么?啊?”眉头一紧,一股凉意从脚底陡然升起。 直冲发际。 她怎么忘了,五年前那日的狼狈?林家财务亏空,事发在即。 为了掩盖丑陋的真相,她被当成炮灰。

亲生父亲逼着她给人做情妇,来换取公司的安然。 在愤怒中逃离,父亲也因此被查入狱,顺理成章的,将所有的罪名,扣在她头上。 怨恨至今。 杨白劳的故事在她身上重演,却越发可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黑白已经颠倒,是分也无法分辨?幸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恶的,终究会受到制裁。 只是,却始终无法制裁人心。

指尖冰凉,凄然一笑。

“既然不想坐牢,为何不让你的宝贝大女儿去给人做情妇?以她的手段,不仅能救你一命,说不定还能飞黄腾达!”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若瑜。 从小与她不同,是林广堂的心尖肉。

林广堂眼底划过一抹愠色,还有些心虚。 对两个女儿的不同态度,说出去,确实不是光明正大。

“哼,若瑜跟你能一样么?可笑。 ”他冷哼一声,似是听到了极冷的笑话。

林墨歌手指渐渐握紧,骨节泛白。

“就因为我是私生女,所以就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人权?哈哈……你个贱人也配提人权?林家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能给人当情妇吃香的喝辣的,是你的造化!难道你还想找个门当户对的风风光光出嫁?笑话!死了这条心吧,我倒要看看,谁愿意要你这个赔钱货……”虽是听过无数遍的话,也没办法适应。

如一根根尖锐的钢针,刺入伤口。 本以为早已遍体鳞伤,却还是会痛到刺骨。

滴血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一片荒芜。

“看来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你真的死在牢里,我会来帮你收尸。

”这是她对这个老人,说过最狠的一句话了。 甚至,默默的希望,这句话,能够成真。 如此一来,她才能真正的解脱。 “畜生!竟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我……叫你妈过来!我要好好教教她,该怎么教训你这个孽障!”林广堂是真的怒了,这个一向唯唯诺诺的小女儿,从来没有敢顶撞过他。

默默的承受辱骂,承受他的怒火,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你别牵连到我妈!”她瞬间有些慌了,说到底,母亲跟月儿,是她唯一的软肋。

他阴狠一笑,眼底满是算计。

“那就别再连累到我!否则的话,你那个妈也不用再回我林家了!”指甲深深嵌入肉里,也毫无知觉。

牙齿咬的格格作响,终究,还是软了下来。 母亲这辈子的心愿,就是入主林家,成为名正言顺的林太太。 如果父亲真的狠下心来,岂不是断了母亲的念想?母亲现在的身体,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也承不了一点刺激了。 “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你不要惊动到我妈。

要是她受了什么刺激……你也不会好过……”似是威胁的话,却如此无力。 僵硬的起身离开,头也不回。

高高扬起的头,是她最后的自尊。 “那最好,别再干什么蠢事连累到我,否则的话我让你们母女俩给我陪葬……”“砰”的一声,重重的铁门在身后合上,将他后面的话隔绝开来。

直到出了重重高墙,她紧绷的神经,才缓缓松弛。 见父亲一面,比上战场尤为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