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山西汾酒去年外购9亿元商品酒 仅加价3%就销售出去

2019-06-11

山西汾酒去年外购9亿元商品酒 仅加价3%就销售出去

  批发价30元一瓶的“开发酒”  零售价可达约600元  1998年震惊全国的“朔州毒酒案”曾让山西酒业遭受重创,当地最出名的汾酒无疑受伤最深。

20年过去了,假酒对于汾酒依然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不久前,有媒体曝出上市公司山西汾酒的大股东汾酒集团存在销售商将自家散酒灌进“开发酒”的现象:与汾酒集团合作的“开发商”往往只要交钱就能获商标授权,自定包装品名销售,质量、溯源信息不全致假酒乘虚混入。

根据媒体的调查,市场上有很多不同品名的酒在包装上都印有“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杏花村”等字样,但这些酒无法查询到具体生产厂名厂址等信息,更有一些“开发商”和经销商竟然用三无散装酒罐装冒充汾酒流入市场。

这次爆出的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出品的批发价30元一瓶的“开发酒”,对外零售价能达到600元左右。   对此,汾酒集团紧急发布声明,称已请求汾阳市公安局、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进行查处对杏花村镇周边商铺存在的假冒侵权产品问题。

  9亿元外购商品酒购自关联方  占公司近10%的营收  自家人“傍”着汾酒的招牌生产的各种合法“开发酒”则是汾酒面临的另一大困扰。 就像很多知名白酒上市企业一样,汾酒也存在着“股份酒”与“集团酒”之分——在很多知名白酒体系里,“股份酒”是核心资产,也是人们心目中真正的名牌酒;而“集团酒”则往往来自于与上市公司相关联的大股东,后者会用各种方式傍着名酒的牌子开发出各种似是而非的“名酒”。

因此这类“集团酒”也常被称作“开发酒”。

  在很多对酒不很了解的消费者而言,“开发酒”往往能借着“股份酒”的招牌热销,关键在于,很多买“开发酒”的消费者以为自己买到的就是真正的名酒。

  但值得注意的是,汾酒去年从关联企业采购的商品酒价值就高达9亿元,而且是以加价3%又从股份公司卖了出去。 据媒体梳理,山西汾酒去年从关联方合计采购了约9亿元左右的商品酒,占到了公司近10%的营收水平。 与此同时,山西汾酒又向关联方出售了亿元的商品酒。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也正是由于与关联方存在大量的关联交易,去年山西汾酒对于年初承诺的关联交易额也严重超标,甚至引发了交易所的问询。

据了解,山西汾酒近三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与关联方实际发生的日常交易金额,分别约为亿、亿和亿元,增长势头非常明显。

其中在2018年,山西汾酒日常关联交易金额约为亿元,较2017年大幅增加153%,其中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关联交易总金额达亿元,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的关联交易总金额亿元。   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山西汾酒作出事关关联交易的说明。 一周后,山西汾酒未能如期回复问询函,在申请了一次“延期回复”后才作出回复,称去年公司关联采购金额占到年度采购总额的49%,其中关联采购主要分为采购酿酒材料及包装材料、采购商品酒和接受劳务(比如酒店服务、旅游参观服务)。

同时山西汾酒承诺公司将采取切实措施,减少关联交易,2019年将关联交易金额控制在22亿元以内,2020年将关联交易进一步控制在10亿元以内。

  对于为何从关联方大量采购商品酒,山西汾酒给出的解释是,公司主动加大了对控股股东汾酒集团酒类业务营销资源的整合力度,由公司全资子公司汾牌营销公司采取总包销方式销售汾酒集团旗下系列酒产品。

换句话说,山西汾酒在利用自身的渠道帮助大股东销售“集团酒”。   山西汾酒“会议营销”  四天花了2889万元  另外山西汾酒2018年年报还披露了一个受到关注的数据:去年山西汾酒的广告宣传费为亿元,其中全国性广告费用亿元、地区性广告费用亿元、公司促销费亿元。

另外有万元的会议费引人关注,同比增幅达到%。 在回复上交所有关其会议费的具体构成及大幅增长原因的问询时,山西汾酒回复称,会议费用的剧增是“为提升品牌影响力,利用重大活动开展会议营销造成”。 在其给出的明细中,2018年9月19日至22日举办了四天的“2018杏花村世界酒文化博览会”就花费了万元,平均每天花费超过700万元。   众所周知,白酒的营销费用占比相当高,但从山西汾酒披露的信息来看,其从关联方购进的9亿元左右的商品酒,仅以加价3%就销售出去了,为何“集团酒”的营销成本比自家的“股份酒”要低那么多呢,难道这些酒真的比大名鼎鼎的“汾酒”更好卖?  文/本报记者张钦统筹/余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