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老年囊实性肿物盆腔病变的超声表现分析

2019-08-16

老年囊实性肿物盆腔病变的超声表现分析

  盆腔疾病为女性的常见病,起病隐匿,来源复杂,分类较多,无特异性表现,以盆腔囊性、囊实性肿物多见,就诊时肿物已经扩大[2,3],绝经后的中老年女性多因无症状而忽略盆腔检查,本研究结果显示发病率最高的为囊腺癌,其次为囊腺瘤,成熟囊性畸胎瘤,炎症、脓肿,性索间质恶性肿瘤,发病率较低的为单纯囊肿,子宫内膜异位囊肿,阔韧带肌瘤和转移癌。

本研究对盆腔囊实性占位的诊断率与其他报道[1,4,5]有差异的原因一可能样本量不够大,二是本组入选的均为年龄55岁的中老年女性,大部分为绝经后,因此单纯囊肿、畸胎瘤和子宫内膜异位囊肿的发病率较年轻女性的发病率低。 本组74例病例除阔韧带肌瘤外均定位准确,虽然有1例阔韧带肌瘤诊断为良性病变,但2例均考虑为卵巢来源的疾病,早期统计研究报道表示,根据卵巢动静脉可以判定肿块起源,定位准确率高达%[6],然而,超声诊断则较难辨别阔韧带,在定位方面欠缺准确度[7,8].盆腔囊实性肿物主要来源于卵巢及输卵管,来源于卵巢的囊实性肿物性质众多,当出现以下特征时需考虑卵巢的恶性肿瘤:①囊壁厚薄不一,囊壁可见乳头状凸起;②多房囊性肿块,分隔粗大,局部增厚;③囊实性肿块内部回声杂乱无章;④肿块包膜、分隔、实性部分丰富的低阻血流信号。

  盆腔囊实性肿块为妇科常见病变类型,不同的研究发现附件来源的病变在绝经后女性的发病率为%~%[9,10,11,12],术前诊断需要依赖影像学检查,超声和CT是主要的检查手段[13,14],近期研究表明,CT和超声在绝经后女性盆腔肿物形态学的分类上有较高的一致性,但是在以囊为主的囊实性肿物还存在不一致,需要超声进行随访[15].李文娟等[16]研究发现MRI在盆腔囊实性占位的诊断准确率高于超声。

多层螺旋CT空间分辨率高,MRI具有良好的软组织对比度和分辨力,都可直观显示病灶区域与附近组织关系,定位优势好,对显示肿物的位置及大小较为有优势[17,18,19].超声的局限性在于不同性质的肿物可有相似的声像图表现,相同性质的肿物也可呈现不同的声像图表现,这无疑造成了超声在某些肿物的诊断及鉴别诊断困难[20,21].但是经阴道超声距离盆腔脏器近,且分辨率较高,能清晰地看到肿物的位置、形态、大小,辨别肿物的内部回声及与周边组织的关系,常用于盆腔肿块的临床诊断,是一项无创和无辐射的影像学检查[19],联合腹部超声扫查范围更广,可达到较好的定位效果[4,22].本组研究74例只有2例定位错误,超声诊断良性的准确率为%,恶性的准确率为%,与上述文献研究相符合。

本研究也提示超声医生在遇到年龄较大的盆腔囊实性占位的女性患者时,要高度引起重视,给予临床较为准确的诊断,减少误诊。

本研究为回顾性分析,且纳入检查的为中老年女性,样本量不够大,其包块体积较大、病情较为复杂,因此结果可能存在偏差。 盆腔囊实性肿块为妇科常见病变类型,术前诊断需要依赖影像学检查,单从声像图上鉴别是何种病理性质的肿瘤是困难的,要提高盆腔囊实性肿物的诊断准确率,还需超声结合其他影像检查或者实验室检查,但是超声能够做到肿块的定位,声像图特征的描述及良恶性的初步判断,可对盆腔囊实性肿物进行常规筛选及随访复查。

  参考文献  [1]李文娟,苏欢欢,张海春,等。 超声及磁共振成像在诊断盆腔囊实性占位性疾病的价值[J].实用医学影像杂志,2018;19(1):42-4.  [2]张玉会。 超声与螺旋CT在妇科急腹症诊断中的应用价值对照研究[J].河北医药,2013;35(12):1841-2.  [3]张慧娟,高慧。

CT在女性生殖器官肿瘤诊断中的应用[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4;12(32):3641-3.  [4]申鑫。 超声检查在盆腔囊性肿块早期诊断中的应用效果[J].延安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2017;15(2):47-9.  [5]梁晓麓。

超声检查在盆腔囊性肿块诊断中的价值分析[J/CD].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2016;3(5):79-80.  [6]杨蓓,张树桐,王翔,等。

女性盆腔囊性病变的多层螺旋CT鉴别诊断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8):1270-2.  [7]杨岗,张联合,陈荣灿,等。 CT增强扫描诊断卵巢黄体囊肿破裂出血[J].放射学实践,2014;11(12):1461-3.  [8]曾鹏程,漆平,麦耀芳,等。

CT及MRI在女性盆腔囊实性病变的临床应用[J].中国CT和MRI杂志,2012;10(3):62-4,67.  [9]CastilloG,AlcazarJL,ystsinasymptomaticpostmenopausalwomen[J].GynecolOncol,2004;92(3):965-9.  [10]GreenleeRT,KesselB,WilliamsCR,,incidence,andnaturalhistoryofsimpleovariancystsamongwomen55yearsoldinalargecancerscreeningtrial[J].AmJObstetGynecol,2010;202(373):e1-e9.  [11]ModesittSC,PavlikEJ,UelandFR,etersindiameter[J].ObstetGynecol,2003;102(3):594-9.  [12]SlanetzPJ,HahnPF,HallDA,byCT[J].AJRAmJRoentgenol,1997;168(3):647-50.  [13]张蕾,张丽华,钱如云,等。 B超诊断卵巢型子宫内膜异位囊肿与术后病理检查结果32例对比分析[J].山西医药杂志,2013;11(23):1377-8.  [14]李水婷,江魁明。

囊肿型卵巢结核伴结核性盆腔炎CT表现1例[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12;28(5):1023.  [15]BahetiA,LewisCE,HippeDS,:doCTfindingscorrelatewithUS[J]AbdomRadiol,2018;43(7):1764-71.  [16]李文娟,苏欢欢,张海春,等,超声及磁共振成像在诊断盆腔囊实性占位性疾病的价值[J].实用医学影像杂志,2018;19(1):41-4.  [17]王汉杰,沈爱军,段书峰,等。

妇科恶性肿瘤术后盆腔淋巴囊肿的CT、MRI诊断[J].医学影像学杂志,2013;23(8):1272-5.  [18]陈曌,郑晓林,郭友,等。

盆腔子宫内膜异位症的CT、MRI诊断及误诊分析[J].放射学实践,2015;30(1):68-70.  [19]陈旭高,胡缙鸽,叶国伟,等。 女性盆腔囊性占位病变的MRI诊断及鉴别诊断价值探讨[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3;29(12):917-20.  [20]马星华,刘苗英,薛冰。

16例女性盆腔肿块超声误诊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2014;9(2):94-6.  [21]赵亚宁,刘静华,李蕊,等。

女性盆腔囊性肿瘤超声检查误诊原因分析[J].临床误诊误治,2016;29(5):40-3.  [22]王春华,禄琴梅,黄叶,等。 经腹部及阴道超声联合应用在妇产科急腹症中的诊断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4;29(22):36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