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诗与杀 铁剑青衫踏月行

2019-06-17

诗与杀  铁剑青衫踏月行

  庄周一直以来被人视为超凡入圣的人物。

独立超然的人格,天马行空的想象,汪洋恣肆的文采,使他的魅力隔绝千年仍令今人折服。 笔者深深地为他的文章学说所吸引,因而这并非是一个与庄周八竿子打不着的故事。

  然而故背景却是在庄周羽化后一千年,围绕着开元盛世一位传奇人物——李白。 李白世称“诗仙”,盛传他有尚武任侠的一面。 李白诗作中“十五好剑术”“高冠配雄剑”。 李白曾游维扬一带,一年散尽散尽三十万金。

李白的一生多姿多彩,值得无数后人探访挖掘乃至想象  不论是庄周还是李白都是数千年前的人物,历史上的身影早已淡去,留下的只是冷冰冰的符号。

笔者无能亦不想还原千年前历史人物原貌,只想借此机会写下心中的传奇。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余光中《寻李白》  一昆仑奴  夜色如染,澄江似练,两岸崖壁千藤缠绕间传来猿声几许。 冰盘高悬,大富翁一般洒出点点淡金。 长江边停靠着的一艘画舫,灯火通明,已被一位李姓青年包下。

他约摸二十五六岁年纪,醉酒赤膊,星眸微闭,说不尽的洒脱风流。

众朋友杯盏交错,陪酒女子调笑无忌。

大唐开元十三年,天下承平。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他拿着两只筷子轻敲酒杯,乱唱着。   众人轰然叫好。 一位歌女上前献酒,这青年醉眼惺忪。

伸手在她脸蛋上摸了一把,涎着脸胡乱呼唤着“美人,我的亲亲杨姐姐,今晚定要你陪我。 ”那女子笑着不依,青年不肯放开她的皓腕,两个人就地滚做一团,看起来分外不堪。

  那青年已经醉得一塌糊涂,却还得意道“今日盛况,我要赋诗一首,葛二,取笔墨来,待我写给你看。

”说完一把推开那女人,便要强自起身。

口里仍呼喊着“葛二快些为我取来笔墨纸砚。 ”他脚步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那唤作葛二的青年急忙扶住他,嘴角撇过一丝莫名其妙的微笑,向旁边人递了一个眼色,那些帮衬的找一个码头将付了费用的歌姬赶下船,轻轻地解开缆绳,顺流而下,泊在江中心,须臾船工也走进船舱。   青年已经醉倒在地,口齿不清,嘴里却还念叨个不停。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牵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葛二你说,假若曹子建再世,与你白哥相较如何。 可恨那帮当权的有眼无珠,今日竟然硬生生将我扫地出门,不济啊,不济啊。 ”那青年这样说着,语气中竟然带着些许哭腔。

葛二一帮兄弟皆感到好笑。 看言行举止,这青年定是富家公子哥无疑,却不知从哪里交到这帮狐朋狗友。   葛二从别人手中接过李白的包裹,轻轻摇动,听着里面银钱哗哗响动,笑道“白哥,你那日说什么人生在世不称意,莫如水里寻王八。

不如今日就下水寻一寻王八如何。 ”说罢,众人哄堂大笑。   李白大怒,他自负武功,挥拳便上,却被葛二觑准空当,一脚踢翻在地。

李白蓦然惊觉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酒醒了大半,想是酒杯中下了麻药。

又运气一提,丹田之内竟是空空如也。

  “白哥,这酒里是大名鼎鼎的‘十丈软红’,我眼巴巴花了五十贯帮你配的,滋味如何?”  李白知道他们要图财害命,他年少多金甚是轻狂,几时受过这番折辱,屡次运气无果,气得青筋暴起。

他本出身巨富之家,幼时得高人指点,十五岁艺成,川内未曾遇到敌手。 因羡慕扬州繁华,又想寻个仕途门路,身怀重宝而来,一路快马轻裘,千金买笑,颇为自得。 前几日寻访权贵,颇有不顺,遇到这几位,交友不慎,空有一身惊人的本领想竟要丧于宵小之辈手中。

想到此节,他挣扎着起身,挥拳便上。 葛二变了脸色,急忙向后退去。 李白拳到中途,一步踉跄,将一桌酒菜扑倒,弄得满身油污,又引得哄笑声一片。   葛二拔出匕首“莫说做哥哥的不讲义气,此地有山有水,自古就是忠臣良将的埋骨之所,把你葬在这里,也不辱没了你。

白哥你对我等不薄,兄弟我就给你来个痛快的。

”  李白一口唾沫吐那人脸上。 葛二一抹脸,怒从心起,举刀欲刺。

命悬一线之间,破空锐响,当啷一声,匕首已被打落。 葛二吓得退后一步,原以为必是铁蒺藜之类的暗器,定睛看时,却是一根鸡肋骨插在甲板正中。 李白眼力极为高明,方才看到大梁后面,一道黑影一闪而逝,桌上那只还没动过的烧鸡早已不见了踪影,心下雪亮,吁了一口气静观其变。

葛二连叫“怪事”,弯腰捡起匕首,只听嗖的一声又一根鸡骨头电射而至,直取他的腕骨,又是当啷一声,匕首掉在地上。

葛二捂住手腕痛得翻来滚去。

满船舱尽皆惊慌,不知是谁拔起了地上的鸡骨头,惊慌失措说了句“狐狸大仙,定是狐狸大仙。 ”走江湖的最忌讳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更何况这些人最贼心虚,恐惧瘟疫一般四散,惶恐间,石子像暴雨飞蝗一样激射而下,准确无误地打在每个人腿弯上的伏兔足三里诸穴道。

李白劫后余生,也不禁啧啧称奇,他方才隐约看去,似乎是个女人。

不管这“梁上君子”是何方神圣,但认穴之准,暗器手法之高乃是生平仅见,不禁对此人发生了浓厚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