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头条战报】赵无极降温中国当代重新出发……佳士得晚拍9.1亿里信号多

2019-06-07

【头条战报】赵无极降温中国当代重新出发……佳士得晚拍9.1亿里信号多

2019年5月25日晚,佳士得在香港呈现了一场非常典型,同时反映市场真实状况的晚间拍卖。 没有因某些艺术家短期市场利好而表现得过于狂热,也没有因外部环境变化而流露不必要的胆怯,来自全球各地的买家为所有好货、生货、奇货开出了应有的价格。

虽然不乏些许遗憾,但用刚完成首秀的佳士得现当代部新主管林家如的话来说,“藏家的消费非常理性,这是市场健康的表现”。 从数据来看,这个夜晚没有也太多可挑剔的地方。

“离心力”和“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两个晚拍专场共计上拍作品87件,79件顺利易手,成交率高达%,更有24件拍品超千万港元成交。

而亿港元(其中前者万港元,后者亿港元)的总成交额,也创下了佳士得香港晚拍历史第三高。 此外,奈良美智、贾蔼力、梁远苇以及黄宇兴等8位艺术家在本次晚拍刷新了个人成交纪录。 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席张丁元表示:“此次晚拍结果承接此前结束不久的‘纽约二十世纪艺术周’上亚洲客户的强劲表现(占晚拍成交总额25%),成就了多位具代表性艺术家作品的亮丽成交佳绩,创出多项艺术家世界纪录,而且创新拍卖策展思路也吸引了新藏家的关注与参与。 今晚成交总额为历年最高之一,也再度彰显藏家著眼全球、不断搜罗上乘佳作这一购藏趋势。 ”全场最高价不出意外地来自近几年持续刷屏和制霸香港拍卖市场的赵无极。

本次晚拍他共有7件作品上拍,6件成交,虽然轻松斩获亿港元,但与去年精品大幅溢价,中低端作品热络成交的局面相比,此次多件拍品低于估价成交的表现,不禁令人怀疑,在最近两年价格飙升至顶峰之后,赵无极作品的价格脚步是否也开始放缓,甚至出现回调?当晚唯一过亿拍品来自被誉为具有“创世纪”精神的赵无极恢弘巨作《三联作1987-1988》,该作以7500万港元起拍,经数轮激烈竞价,最终以亿港元落槌于佳士得全球副主席李昕的电话委托,加佣金亿港元,为赵无极拍卖成交的第四高价。

另一件以近亿价格成交的是赵无极“狂草时期”作品《》,这件赵无极生前自藏多年,一直挂在家中的竖构图大作当晚以9855万港元的成交价,被佳士得亚洲区主席魏蔚的电话委托拍下,位列本场第二。 当晚的一大遗憾是估价待询的另一件“狂草时期”作品《》自7000万起拍,止步9000万港元而流拍。 据透露,这件作品估价约在9500万-1亿之间,流拍价距离成交并不遥远,而在拍后佳士得也迅速收到几位买家会后成交的意愿,成交并不是问题。 不过余下的4幅赵无极画作中,只有《》以超过估价的1300万港元落槌,另外3件均低于估价成交。

对于略显挣扎表现,张丁元认为这与赵无极价格飙升,后买卖双方对作品估价认知落差有很大关系,“最近两三季,谈赵无极作品的估价真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如果卖家期望过高,拍卖中会更容易出现低估价成交,或是流拍情况。

不过张丁元认为这并不能简单代表赵无极市场“降温”或是陷入“审美疲劳”,“风格多样,层次丰富的赵无极作品仍有很大的余地推荐不同区域的买家”,张丁元说。

本场其他现代艺术名家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朱德群一扫近来市场阴霾,3件作品全部成交,最高价为1966年作品《第229号》售出万港元。 迎来百年诞辰的吴冠中作品竞争激烈,3件作品也同样全部成交,其中1975年《竹林春筍》竞争最为激烈,拍出万港元,超估价一倍。 来自前英国驻上海领事收藏的两件林风眠戏曲主题油画顺利易手,其中更具代表性的《戏剧系列:宇宙锋》表现突出,以万港元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