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三百四十七章 解幻世之刺客传说最新章节

2019-07-11

第三百四十七章 解幻世之刺客传说最新章节

真的无解了吗?绝望在一瞬间满溢在每一个玩家的心里……确实,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是连一点点希望都没有……时间只剩下不到4分钟,而盘桓在眼前的怪物数量却是比起之前有增无减……这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现在摆在玩家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全力攻击红玉兽……当然,选择这条路的话,就意味着在全力输出的过程中要承受全部宝玉兽的攻击,在没有远程支援的情况下,无论多少近战职业不过只给他们送菜的而已,而且,红玉兽目前的生命值等于全部在场宝玉兽的总和,要击破红玉兽的话,所需要的时间绝对会比之前的战斗多得多……第二条路,全力阻击复活的宝玉兽军团……如果选择这条路的话,那么就必须要重新经历一遍之前的战斗,而这条路,虽然在理论可能走得通,但是对于玩家们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心理打击,要让人重复做一件麻烦的事情,无论是什么人,在心理都会有一丝厌倦的,而且。 就算他们可以在时限内再一次完成杀灭这些宝玉兽地任务,最后还是要面对红玉兽的本体,那样的话,时间……也就是说,这两条路都是走不通的……很多的事情不需要尝试就会自然让人想到结果,这件事情也是如此,基本不需要思考,结果就已经摆在眼前了……碧玉平原的某个角落。 “哎呀呀,好像在一瞬间就走投无路了呢……”男人的语气依然很随意,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和他自己完全无关一般。 虽然事实也是如此,但是用这种语气在这种时候说这种风凉话,总是不免有些欠打的味道……“真是可怜的人呢,浪费地这么的多的精力和时间,却是换来这种结果……”对于这个男人的话,女人也是用多愁善感的语气附和了一句……“想不到你居然还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听起来总是觉得很不习惯呢……”“你什么意思?本姑娘从来都是那么善解人意的……”对于这句话,男人选择了沉默,因为他实在不能用语言来表示善解人意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相似之处。

过了几秒钟之后,男人又开口了……“不过。

”男人的语气一顿。 声音也不像之前那样玩世不恭了,“这个世界其实是不存在所谓走投无路的……”“听你的口气,难道你觉得蓝天阁还有希望吗?”对于男人的话。

女声显然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对于女人地问题,男人的语气此时变得出奇平静,“其实无论怪物攻城有多难,也绝对不会难到无解的程度,要知道,对于系统来说,怪物攻城本身就只是为了考验一个公会玩家地水准而设计的。 尽管可能加强了难度,但也绝对不会难到这种联合如此之多的精英玩家都无法完成的程度……”“精英?就凭他们也算吗?”对于男人的话,女人显然并不认同,只是用轻轻地回了一句。

“这道难题,绝对是有解的……”没有理会女人的话,望着虹龙所在地方向,男人的嘴角也是微微弯过一道自信的弧线。 ———————————————————————————————————————————————“老大,现在怎么办?”面对这种突发情况,神木也是显得有些慌张。

虽然事情本身与他无关,但是那种压抑绝望的心情似乎也通过其他玩家蔓延到他身了。 尤其是之前蓝羽的声音。

更是让玩家的心情陷入了一种莫名的低潮中……不过王宇似乎完受到任何影响,依然是一副随意的表情……“葡萄。

”突然。

他开口了。 “恩?”听到王宇略带认真的语气,葡萄倒也没有和他抬杠,只是轻轻应了一句,“什么事情?”“你现在地最大射程是多少?”“135码左右。

”虽然不知道王宇为什么问,不过葡萄这个时候倒也很老实……宇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过了好一会,他才又一次开口:“那么,直接攻击那个水晶。

”“直接……攻击水晶?”听了王宇的话之后,葡萄顿时一愣……“仔细想想虹龙之前地话,他说击杀了同色宝玉兽之后守护阵就会自动退散,但是却没有说这是唯一让守护阵退散地方法……”听了王宇的话之后,尘归尘也是平静地接出了下文,“而完成这一轮地驻地守护任务的目标其实说到底只是让七种宝玉守护阵退散而已……”“从来就没有人规定要让守护阵退散必须要击杀宝玉兽,这只是虹龙给我们的误导而已,而让守护阵退散最直接的方法当然就是直接攻击它的本体……”说到这里,王宇脸也是泛起淡淡笑意。 “老大,这么说的话……”神木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一个问题,“难道着就是让我们一直在原地待命的原因吗?无论四大公会能否成功守住驻地,到最后只需要直接攻击魔法阵本身就可以了!”“团长大人,那如果你想错了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葡萄才弱弱地开口问了一句。

“想错了?”王宇皱了皱眉头,“如果我想错了的话……”看到神木葡萄还有风破的疑惑的眼光集中在自己身,王宇轻轻吐出了一句话:“错了就错了,反正本来就和我无关,这次怪物攻城我只是来刷经验的……”“真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听了王宇的话,葡萄也是小声嘀咕了一下……“好,团长大人。 ”似乎下定了决心,巨大的银月从葡萄的手中幻化而出,白色的面具也是泛起淡淡银光,“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勉为其难验证一下你的理论好了……”轻巧地从风破的身跳下,葡萄往前走了几步,让自己的周围空出一定的距离来……她缓缓抬起头,面具的眼遥望着天际的那座魔法阵……然后,她的手臂微微转过一个角度,银色的巨大长弓在也空中流连出一个曼妙的圆……当她的手指接触弓弦的时候,银色的光芒从她的指尖流动而出……一瞬之间,银色的气息把她的娇躯包裹起来,同时把周围的空气都变成了一片银色的薄雾……随着她的手缓缓向后抽动,银色的薄雾也是慢慢从空气里被抽离出来,然后慢慢在她的指尖凝聚,原本无形的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接下来,她脸的面具也突然变成了红色,仿佛连神鬼都要哭泣的杀气的杀气也开始在她的身蔓延开来……在这种强大的杀气之下,神木的脸也是在霎那间变成苍白,连连退后好几步才从恐惧中摆脱出来,而王宇则是依然悠闲地看着葡萄的表现,似乎完全没有受到鬼泣的影响,尘归尘则是处在两者之间,虽然不像王宇那样完全镇定自若,但是比起神木来却也好了许多……杀意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却是一种直通人心底的感觉……不需要任何传播媒介,也不会被距离所限制,在葡萄出手的一瞬间,几乎整个水天一色的玩家都感到了这股来自驻地内部的令人战栗的恐惧感!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要做什么?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两个问题,只能由着这股杀意不断升……当杀意升到了临界之后,一道银色的光芒突然出驻地内部飞出……直直地,射向了那座巨大的魔法阵中心那块红色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