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沦落的青春:第十九章

2019-07-09

沦落的青春: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自从丝丝把那只双头金鱼抱回家去后就细心照顾,这样的状况让我很有一种吃醋的味道。 然而幸好,不久后就传来金鱼的死讯。

说心里话,金鱼的死亡让我很开心,虽然这样的想法似乎罪无可恕,但是只要丝丝把足够的时间用在我的身上,无论如何我也愿意。

  其实至于金鱼的死亡是在预料当中的,两个脑袋内乱不断,你争我夺,结果是都没有吃食,必死无疑。 由此可见,内乱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自从金鱼死后丝丝就常常向我哭诉,我说再给她买一条比那奇怪的。

丝丝直摇头,说:我只要这一条。   其实,这就像爱情一样,即使再好的东西也无法将内心和记忆中的某些东西代替,所以学会珍惜是唯一可以让我们幸福的办法。

虽然我只16岁,但我深知这样的道理。

  随着秋季的来临,酒吧里的生意便开始红火起来了,但凡有一个酒字的店铺都座无缺席。   虽然兄弟夜总会是一个老掉牙的地方,但是它却以独特的风格存活下来了,假如你要问这是什么风格,那么我可以告诉你,这种风格就是:老。

  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城管队的成员决定在兄弟夜总会聚一聚。

除了被家长关禁闭复习考试的和被警察抓去的外大约来了三十多人。

因为最近特巡像幽灵一样游荡在小城每个角落,所以我们的收入比起以往来大打折扣。

我们各自把身上所有的钱凑了出来也不够开一个包房的,所以只得勉强挤在大厅里。

  因为古时候喝酒的人比现在的多,所以兄弟夜总会的大厅格外的宽阔,我们连同其他的一些人呆在一起也才勉强把大厅坐满了。   大厅里聚集着各色人物,很多都是外来务工者,他们为了把少得可怜的工资节约出来给家里超生出来的孩子买奶粉,所以不得不选择在这样一个抵挡的地方娱乐消遣。 他们干着最劳累的工作,拿着最低等的薪水,除了国家和人民赋予他们的一个伟大的劳动者的荣誉称号外显得一无是处。 没有一个领导会停下车来向这群伟大的劳动者问好就是他们一无是处的最佳证据毕竟领导的眼睛是雪亮的,哪里有一点金子他们就会立刻敏锐的发现,但是这种目光从来不会在外来务工者的身上出现。

  除了外来务工者外,还有很多的学生,他们敏锐的目光很快就发现一群黑社会无赖进来了。

  他们简直是社会的败类,是成绩永远考不及格的差等生。

或许那些学生会这么想。

  然而标榜祖国的栋梁,想象力和好奇心并重的天才也难免和我们一样,堕落在这样一个肮脏的地方了。 然而我想,这正是祖国学生的一大特色,大学生尤其如此虽然我的这些观点不知道是来源于哪本书或者哪个电视节目上,但是它说得十分正确。

  兄弟夜总会大抵是为了吸引外来务工者的缘故吧,一改往日播放邓丽君歌曲的坏毛病,开始播放一些洋文的歌曲。

然而因为我洋文没学好,所以对歌曲的作者以及歌词一窍不通。 不过按照阿大的说法,那些歌手的肌肉都十分结实,用来做火腿肠的话一定棒极了。

然而阿大不知道随着社会的发展,把漂亮的女人用来做火腿肠是很浪费的。

如今漂亮女人最能产生价值的是这两个行业:一是做啤酒肚搞研究的试验品,二是做所谓欣赏家的展览品。   我们的资金在要了两提啤酒后就所剩无几了。

然而这些酒也足够我们喝得面红耳赤。

酒到喝时方恨少,看来今天晚上要不醉而归了。

  我们要了酒后就划拳喝酒,因为我是一个划拳的新人,所以屡战屡败,酒水不断地从我的脖子里倒进去,把我的肚子填的满满当当的,完全有领导的形象典范。

  我几乎是在喝了三瓶啤酒后就不行了,肚子里的东西一个劲儿地往外窜,忽然哇地一声就吐在地上。

然后地上的呕吐物就被夜总会里的服务员望见了,那是一个三十上下的老女人,她望见我后就嘟哝着骂我,然而都被我听见了,我的听力在喝完酒后几乎是无人能够匹敌的,连猫头鹰也逊色三分。   其实我发誓,在接下来的事情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我大概也能算是一个正人君子的。   当我听到她骂我的时候就十分气愤,我编了一个借口使她走过来,然后把她搬倒在地上,她的面部刚好碰到那些呕吐物上。 然而你应该知道,女人的力气也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在发火的时候听说失恋的女人最容易发火了,我看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正处于失恋中。 我只觉得她只是很轻松的一下就从地上爬起来,还顺便踹了我一脚,我几乎认为这一脚会使我断子绝孙这女人够狠。 然而当我看到她满脸的呕吐物的时候心里就踏实多了,一点杀人的冲动也没有,我几乎认为我的容忍会让这个事件就此完了,但是那个女人依然对我穷追猛打。

兄弟们见状,一点帮忙的意思也没有,只是在一旁哈哈哈地大笑。

假如你看过《猫和老鼠》的话,那么这个画面一定能够勾起你对它的回忆。   我几乎是在大厅里跑了二十圈之后,那个女人才稍微的停息了,杵着扫把喘着粗气。

  不一会儿,兄弟夜总会的老板就来了,他拿走了那个女人的扫把,对她说:你被解雇了。   女人当场流下了眼泪,看得出来她的家里几乎有十几个超生的孩子要养。   真是十分惭愧。

  其实我说过,我大约还算是一个正人君子的。

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特地向老板撒了个慌,说我们是闹着玩的。   虽然老板对这个谎话丝毫不能相信,但是在我常客的身份上,那个女人终于得以留下来了。 我以后也没有对她于我的咒骂斤斤计较,而且几乎成为了好朋友,每次我来到这里她都悄悄地多给我一瓶酒,以至于收银小姐被莫名其妙地解雇了。

  这个意外使得我们的这次聚会十分愉快,这里的人们几乎是看了一场王若西上演的马戏表演。 虽然表演技艺不是十分的精湛,但也应该算是八分精湛了。

  我们喝完酒后就出来了,作为一个有志气的中国人,我几乎无法容忍一首洋文的歌曲在我的耳朵里出现。

  出了兄弟夜总会的大门后一切都变得那么清净,但我的醉意丝毫没有消退,耳朵里嗡嗡嗡的,眼睛里的东西变得模糊不清。

不过我还能勉强看到这栋楼旁边的那台挖掘机被大卸八块了,我想是最近铁价的上涨促使了这一悲剧的发生。

文章标题:沦落的青春:第十九章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