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黄万里就曾预言,水淹重庆港的悲剧即将发生

2019-07-10

黄万里就曾预言,水淹重庆港的悲剧即将发生

  论经济效益,此坝每千瓦造价三四倍于一般大中型坝,其经济可行性并不成立。

对比五年工期的大中型坝,设此坝施工期1995年至2010年,连续15年,按1986年物价,每年20亿元中浪费达13亿元,等于每年抛扔大海400万吨粮食。

此举远比美国胡佛总统1931年只一次沉粮于海以示众,还要壮烈。 完工后十年内陆续回收发电效益781亿元,未必能抵偿炸坝运渣,断航,及淹没损失。

  在既有三门峡和阿斯旺的前车之鉴、国内也存在众多反对意见的背景下,三峡工程议案于1992年被七届人大五次会议以1767票通过,反对177票,弃权664票,赞成票数之少,在人大历史上是空前的。   黄万里老人,在受冤屈与平反后弃置冷落的年代,本可以在家安享天年,也可以随子孙在国外享福。 但他不顾当政者的恨与嫌,一心只要工作。

他的理由是:“我是公费留学生,虽然是中华民国的公费资助,可也是中国百姓供养我学知识,我还没能报答他们。

”  国家机器需要“标准件”,“独立思想者”如黄万里教授者流,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纷纷落马,或被弃置不用,形成了人才选拔上的“精英淘汰制”,这就为“好用听话”的“标准件”入选创造了条件。

再经过“文革”对文化、道德的摧残,急功近利的技术思维逐渐占据上风,也就不足为怪了。   黄万里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对三门峡的意见不幸言中,痛心疾首,反复叨念:“他们没有听我一句话!”晚年病重昏迷中喃喃呼出:“三峡!三峡,三峡千万不能上!”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三峡工程竣工,库区清污成本和长江航运成本剧增,已是不争之事实。 据三峡工程防汛办提供的气象资料显示,“今年4月份三峡坝区天气复杂和剧烈变化程度为近50年同期所少见”。

《中国三峡工程报》报道:“今年4月三峡坝区气候反常。

气温并没随夏季的到来逐渐上升,反而呈下降趋势。 4月末平均气温不足12摄氏度,4月中旬周边山区还出了较大范围的降雪,月内有3次降温过程,温差升降剧烈、颠倒错位的现象严重。

另外,4月份全月降水量为毫米,破坝区近10年降水量最高纪录,破宜昌地区近118年同期降水量最高纪录。 ”  三峡库区地质环境复杂,暴雨、洪水频发,自古以来就多滑坡。

三峡大坝坝址附近区域为坚硬的花岗岩,向上游则多以碎屑岩、碳酸岩为主,包括侏罗纪遗址的粉砂岩。 地质容量、环境容量的天然不足,仅国土资源部查明的滑坡就有2490个。

近两年我国南北气候反常,今年重庆地区大雨滂沱,多处发生山体滑坡。 这些现象是否与生态上的变异有关,虽有待专家们继续观察论证,恐怕也无须久待。 但至少与三峡大坝存在着内在的联系。   2009年夏,受长江上游和本地强降雨影响,重庆主要江河水位也普遍上涨,长江寸滩段和嘉陵江等五条中小河流均出现超警戒或保证水位洪水。 据当地水文部门监测,8月6日凌晨2时,长江寸滩站洪峰水位达到米,相应流量56700立方米每秒,超警戒水位米。 这是2004年以来长江中上游出现的最大一次洪水过程。   强降雨天气导致重庆部分地区引发滑坡泥石流灾害。 截至5日17时,持续强降雨已致重庆154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万余人,因灾死亡10人,失踪1人;农作物受灾面积千公顷,绝收面积达千公顷,万余间房屋倒塌,16000余间房屋损坏,当地因灾直接经济损失6亿8千万元人民币。

其中,重庆铜梁、潼南、大足、北碚等区县受灾情况相对较重。   2009年8月6日,重庆水位达米,超警戒水位米,重庆港朝天门广场180平台120级台阶已经全被淹没。

事实胜于雄辩,2008年南方雪灾、2009年四川、重庆地区罕见洪灾已经说明一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