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四十八章 我是要做盗王的男人(求收藏)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2019-07-07

第四十八章 我是要做盗王的男人(求收藏)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殿一时间有些感触,有种养了好久的女儿突然长大了的感觉。

他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一下因为刚才冲击而导致的头疼。

幸亏大针蜂面对着冲击,第一时间挡在了殿的面前,如果不是有大针蜂挡着,殿估计自己可就不仅仅是头疼一下这么简单了。

而大针蜂在直面了冲击之后,不仅没有倒退一步,反而身上的白光越发的明显,显然是一直维持在集气的状态中。 “怎么样?”殿沉声问了一句。

大针蜂眼神紧紧的盯着雾气中的红色光彩,然后点了点头。

殿这才从背包中拿出了一根细绳,两端分别绑在自己和大针蜂的身上,“走吧。 ”幻觉始终是幻觉,可能有些强大的存在,真的可以做到以幻觉影响现实,但是殿相信惊角鹿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

大针蜂振翅追逐着红光而去,其后则跟着一脸谨慎的殿。

他刚进入到粉红色雾区之后,就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头都有些昏沉,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发生了光怪陆离的变化,但是很快,一股清凉的气息从脑海中蔓延而出,让他暂时恢复了正常。 但是即使是如此,殿看着眼前,如果不是手部的拽动,他几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处于什么方位,他看了看天空,发现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幸亏这次准备充分,要单独是他的话,估计根本看不到梦妖的踪迹,更别提跟上梦妖的步伐。

殿小心翼翼,或者说他只能凭借着手部的感觉向着前方慢慢走去。 啪嗒……他的脚下传来了一阵声响,但是殿却没有去看,反正什么都看不见,而且看过去之后也许就会被粉红色雾气所趁,陷入幻觉当中。

殿给他的手上绑着的绳子是完全的死结,除非使用暴力手段,不然根本打不开。 这也是为了防止他陷入雾气后,在幻觉的诱导下把绳子解除掉,毕竟这种幻觉虽说没人主持,但是肯定会指向人最担心的地方。

而殿最担心的就是迷失在迷雾中,所以如果被幻觉所趁,其所展现的种种幻觉,其目的都应该是为了让其解开绳子。 所以殿还不如直接闭上眼睛,一了百了,殿哥我不看了,有本事你来啊。

“吼!!”一声恐怖的巨吼在其耳边突然响起。 殿皱了皱眉,继续闭眼,然后循着绳子的方向快步向前走去。 巨吼的主人看到殿无动于衷之后,似乎更加的暴怒,一股狂风携带着暴雨撕卷而来,殿甚至于都能感觉到水气和冷意。 然后,他便感觉到一滴滴湿热的液体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便传来了一股剧痛。

不仅如此,前方赫然还传来一阵吐息,就像是一张巨口正在眼前等着食物自己进来一样。 殿却只是挑了挑眉,便死命的闭着眼睛,然后继续向前走去,至于脚下的潮湿感和软乎乎的感觉全都被其无视了。

果然,当他选择继续走的时候,这一切又全都消失了。 殿松了口气,虽然幻觉还会继续,但是起码不疼就好,他又不是重度受虐者,疼了反而开心。

铃,铃,铃……“又来。

”殿听到铃声后略感心累,怎么还跟考验是的,来一次不就够了,还来第二次。

一具身影随着铃声渐渐靠近过来,“好久不见……”殿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跑着,好久不见,谁跟你好久不见,等这一票干完了,大家最好永远别见。

之后哪怕是再出现什么声响,他依然毫不理会,在雾气中快速的奔跑着。

“呜……”一个模糊的身影轻轻的叫了一声,似乎好奇的歪了歪头,然后跟了上去。 殿闷头跑着,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到浑身一轻,然后便听到自家梦妖的叫声,“梦。 ”他想了想,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拉了拉手中的细绳。

嘶!只见利光一闪,他手部的细绳应声而断。 “呼——”殿这才敢睁开双眼,他连忙揉了揉手部,然后仔细一看,已经被嘞的整整红了一圈。 要知道在幻觉中他是被一只五颜六色的毒蛇缠住了手部。

“梦?”梦妖似乎对殿手部的红色痕迹很好奇,跑过来瞅了瞅,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嘻嘻的笑了起来。

殿四处一看,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看起来十分死寂的草地当中。 地面上散落着一个个极为像眼睛的精美鹿角。 有的鹿角已经被腐蚀的只剩下一点点残骸,而有的鹿角还保持着完好的状态。 四周似乎只有这一片不大的地方没有粉红色雾气,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全都被雾气包围了。

仔细看去,其实从鹿角根部在不停的在散发着丝丝缕缕的粉红色雾气,然后快速的向着上空聚集而去。 殿带上黑色的手套,然后拿起地面上的一个较为完好的鹿角打量过去。

金黄色的角身,看上去华丽无比,而角根部的黑色圆珠就像是点睛之笔一样,让人能感觉到仿佛这只鹿角具有生命一般。

他看一眼后,突然感觉头有些昏沉,幸好治愈结晶的药效还存在,一股清凉的气息将其又拉了回来。

“好厉害。

”殿有些不敢再看,况且现在正是搜刮战利品的时候,没错,这可不是偷盗,这是他经历了重重考验后获得的战利品。 况且这东西一看还挺危险的,所以他是秉承着伟大的牺牲精神自愿处理掉这些危险品。

“出来吧,毽子草。 ”殿不再浪费时间,直接把毽子草叫了出来,“来,拿着,你跟大针蜂一起把珍贵的东西全部装在这个包包里。 ”“呐呐?”毽子草指了指地面上的鹿角。 “不只是这些,还有你想吃的和感觉奇妙的草。

”殿摸了摸它的头。

“呐呐!”毽子草开心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蹦一跳的向着大针蜂的方向跑去。 似乎大多数时候,这个贪吃鬼都心情很好,或者说毽子草的性格大多都是如此,温顺而又听话,就是有些呆萌。 恐怕这一点即使是进化为了毽子绵也是一样,看名侦探君莎的毽子绵就知道,一样的天然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