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38章 暴风骤雨来临

2019-07-23

第38章 暴风骤雨来临

、你个混球,死吴能,不许你这么说,你要死呀!,秀姑其实早已被吴能给挑得要决堤了,只是份和条件限制,无让她释放出来,被他这么一挑,更加难受了。 哈哈、、秀姑姐,你脸红了,说明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秀姑姐,你说过,只要我以后听你的,你会对我好的,对吗。 你说的对我好,是不是让我做你男人呀。

,吴能坏笑。

不是,你个猴惠子,再说老娘踢你下去,秀姑佯作生气地说。 呵呵,秀姑姐,我保证你不舍得,你也不敢,你要把我踢下去了,这几十里山路谁保护你呀。 所以说,从山开始,我就是你的保护神了,这也是村长给我的光荣任务,我必须完成的,吴能得意地笑,他现在对秀姑的挑完全是肆无忌惮的,也没有必要再有什么顾忌了,不但是因为吴德财不在场,关键是他知秀姑打心里已经接受他了。

猴惠子,可村长没有让你下面的坏东西一直欺负他媳妇吧。 ,秀姑暖昧地笑。

不是还没有真正去吗门我都不知女人下面长到底啥样,更不知怎么玩,秀姑姐,你等下教教我吧。 我会感谢你八辈祖宗的,吴能坏笑。

你个死吴能,说啥呢。

越来越过分了,一会儿收拾你,秀姑笑。

哈哈,秀姑姐,你还是早点收拾我吧!,说着,吴能这坏家伙的咸猪手又往秀姑前面鼓起的部分了过去。

嘿,、你个死吴能别玩了,看下雨了,我得找地方停下来把后备箱里的雨衣拿出来,还要好几里山路到那个山,秀姑说,然后也顾不上吴能在她前面胡作非为了。 此时,天空乌云密布,夏天的山区,雨偏多,尤其是七月天,雷雨多,来去匆匆,但来时却也很猛烈,倾盆似的下来,一般在户外,哪怕是拨上了雨衣,也抵挡不住狂风爆雨的龚击。 秀姑停靠在了一棵大衬下,两人下了摩托车,秀姑将后备箱里的雨衣拿出来了,穿在了上,猴惠子,没有你的雨衣,你只能钻在里面了,警告你哈,天气不好,不许像刷才那么玩了,秀姑姐是女人,正常女人,你一个大老爷们总在秀姑姐上来摧去,你像跟秀姑姐一起掉到山沟里去么。

嘿嘿,秀姑姐,那我想怎么办。 ,吴能坏笑。 猴惠子,想也不能探,等你娶媳妇了你自已媳妇去,别废话了,雨已经下来了,不听话就自已在后面跑,说着,秀姑拨着雨衣,跨上了摩托车。 吴能忙笑嘻嘻地也坐了上去,刷一坐上摩托车,衬上就响起了僻懈啪啪的雨声,然后往上落下,吴能忙跨上了车,钻入了雨衣里。 猴怠子,走各,抱了,别把你个猴惠子给丢了,秀姑笑嘻嘻地说。

这阵雨确实很大很急,来势凶猛,一会儿山上的雨就开始朝山下汇集,山路上的积使秀姑的摩托车行驶艰难,因为雨大风急,看不见前方,她后来就不敢了,只能推着,但一个女人家,推着摩托车跟着摩托车可就不一样了,没几下她就不行了,东倒西歪,几度差点把摩托车掉刷,已经林成了落汤的吴能忙喊,秀姑姐,我来推吧!现在该是爷们出力的时候了,你在后面跟着就行,我来推。

秀姑就等着吴能说出这句话,而吴能也正在等待机会,他不想一开始就给她推摩托车,一定要等到她筋疲力尽,她自认为自已不行,再帮她,这样她才会感觉到吴能作为男人的重要,吴能这小子的算盘也是很的。 猴惠子,小心点,别把摩托车掉坏了,要不然,咱们俩就完蛋了,雨停了都得推着摩托车回家,秀姑叮嘱,然后将摩托车的把手给了吴能。 吴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雨笑,秀姑姐,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算是走万里长征,我也愿意,我也不觉得苦,用现在的话讲,这小子属于不失时机地泡妞,逮着机会就哄女人。

猴患子,就知说一样的话哄秀姑姐开心,那走吧!来,秀姑姐给你挡点雨,别把你个猴怠子淋出病来了,说着,秀姑贴地掀起雨衣遮在吴能的头上,使他不至于直接让雨落在他的眼睛里。 这让吴能非常感,他回脾笑,秀姑姐,你真好。 猴患子,知秀姑姐的好就行,以后别光知欺负秀姑姐,也要念着秀姑姐对你的好,等你以后有点出息了,娶媳妇了,别把秀姑姐给忘了,秀姑暧昧地笑。 肯定不会的,秀姑姐,我指定不会忘了你的,我喜欢你,吴能坏笑。

猴怠子,别说了,秀姑姐已经知了,总说于嘛呀。

机不纯,秀姑嗲嗲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