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00790 我女儿哭了,都怪你(第七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2019-07-09

00790 我女儿哭了,都怪你(第七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身后的血肉骨骸,已经对其如山。 所有人都在打冷颤。 特别是本杰明,原本他以为,撒瑞拉斯已经够残暴了。 可是此刻看来,撒瑞拉斯远不如这个中国人残暴。 他完全就是一个屠夫。

而撒瑞拉斯更像是待宰的羔羊。 “哇……”小葛琳又哭起来了。

陈曌回头一看,芭提雅吓得连忙哄起小葛琳。

太吓人了……要是会长觉得是自己吵醒了小葛琳怎么办?芭提雅都快哭了。

陈曌转头看着地上的撒瑞拉斯:“都怪你,我女儿哭了,给我去死,给我去死。

”“……”黑暗原液灌入撒瑞拉斯血淋淋的身体里,撒瑞拉斯开始挣扎起来。

黑暗原液找到了撒瑞拉斯的恶魔核心,直接将恶魔核心取走。

终于,撒瑞拉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陈曌一剑将撒瑞拉斯的头颅剁下来,然后拖着撒瑞拉斯的脑袋回到众人面前。 众人都吓得退后两步,撒瑞拉斯虽然只剩下脑袋,可是他那张面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撒瑞拉斯死的太惨了,他被陈曌硬生生的折磨至死。 “韦斯特,这东西能带的回去吗?”“啊?”“我要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我……我想象办法。

”韦斯特硬着头皮说道。

“另外,你们连这么个垃圾都解决不掉,你们要更多的实战。

”众人都无语,这怪物除了你之外,我们再怎么练也不可能战胜的了吧?不过他们是不敢把实话说出来。

“会长……您的女儿。

”芭提雅现在只觉得小葛琳就是烫手山芋。 要是小葛琳哭一下,估计自己就要被会长杀了。 “你再抱一会,你看我这一身血淋淋的,不方便。

”陈曌又看向本杰明:“他是怎么回事?”“额……”本杰明对陈曌很畏惧。 毕竟,他可是亲眼目睹了陈曌最恐怖的一面。

“迷路的。 ”盖亚淡然说道。 “灭口吧。

”“啊……”本杰明吓尿了。 “哈哈……开玩笑,你看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是正义的一方。 ”陈曌拍了拍本杰明的肩膀。

“额……呵呵……”本杰明笑的很牵强,说他们几个是正义的伙伴他信。

可是陈曌,怎么看都像是邪恶的大反派。

“对了,我记得你说,要保护我和我女儿是吧?”本杰明的脸顿时一阵通红。

保护你女儿?有你这样一个女儿控存在,什么妖魔鬼怪敢来伤害你女儿?突然,陈曌转过头看向教堂阴影的角落。

“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让我把你拉出来?”教堂的角落藏身着一个老头,一听到陈曌的话,立刻就吓得跳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和撒旦教没关系。 ”这老头穿着着邪教的黑袍,众人都很难相信,这老头和邪教没关系。 布鲁斯已经快要吓尿了,他可是把这场战斗的全程都看在眼里。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恐怖了,那个地狱里的恶魔,直接被这个男人大卸八块。

“说吧,老实交代,我给你个痛快。 ”“我真的和撒旦教没关系,我是这个教堂的神父。

”布鲁斯抹着眼泪说道:“撒旦教的教主占据了这里后,强迫我成为撒旦教的一员,我一直都虚与委蛇,我和那些被洗脑的信徒不一样,我一直信奉的是上帝。

”“那么你是怎么瞒过他们的?”陈曌可不相信,这些邪教会没有一点控制人的手段。 “撒旦教的教主会用恶魔之血来控制与魔化信徒,也包括我。 ”布鲁斯说道:“可是我一直都在用圣水来净化自身,所以一直没有堕落与魔化。

”“过来,我闻闻你身上的气味。

”陈曌勾了勾指头,布鲁斯吓得双腿哆嗦。 他可是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可怕。

他简直比恶魔还可怕。

布鲁斯作为这座教堂的神父,实际上也是这个封印的守护者。 在教堂的文献中,一直记载着这个叫做撒瑞拉斯的恶魔。 其中也记录了撒瑞拉斯的种种罪行,还有无法匹敌的力量。

可是现在,撒瑞拉斯的头颅正被陈曌提在手中。

向来以残忍与邪恶著称的恶魔,如今却被别人折磨致死。 布鲁斯现在已经将陈曌视作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类。

如果这时候,有人说陈曌就是撒旦的话,他绝对不会有任何怀疑。

“叫你过来,听不懂吗?”布鲁斯只能走到陈曌的面前。 他是真的害怕陈曌一巴掌拍死他。 陈曌抓住布鲁斯的手臂,将他的手臂划破,然后用指头沾了他的血。

“嗯,他是纯粹的人类。

”陈曌确认后说道。

“你既然潜伏在邪教里这么久,就没想过逃跑?或者是通风报信?这么多孩子被残害,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吗?”盖亚冷着脸看着布鲁斯。

布鲁斯苦涩的说道:“我也想,可是我身上的气味早就被那些蜥蜴怪记住了,我根本就逃不出去,而且这里没有任何的通讯设备,我要怎么通风报信?”“哼!无能。

”盖亚对于没能救下那些孩子,一直都是耿耿于怀。

那些孩子,全都不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盖亚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陈曌拍了拍盖亚,他知道盖亚心情不好。 今天每个人都很疲倦,陈曌也没继续折腾他们。 不过,每天能够抱着小葛琳入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管在外面有多糟心,只要女儿在自己的身边,什么都会变得美好起来。 夜里,陈曌的电话突然传来震动。 陈曌伸手拿起电话,眼睛迷迷糊糊的先看了眼小葛琳,还在睡觉。

“喂,哪位……”“陈先生,我的几个手下今天去找你了吧。 ”陈曌瞬间清醒了:“你是哪位?”“你可以叫我奎克。

”“哦,然后呢?”“我的那些手下呢?”“我还活着,那就代表他们现在有可能已经见上帝了……或者是见撒旦去了,怎么,你有兴趣让我送你一程吗?”“呵呵……陈先生,不得不说,你的能力让我刮目相看,可是你毕竟是在明处,而我在暗处,你确定一定要与我为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