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栀子花,永远开在记忆里

2019-08-18

栀子花,永远开在记忆里

  坐在书桌前,借着微暗的灯光,她仿佛闻到了栀子的香味,沁人心脾,这感觉多美妙,是的,人不能活在回忆里,但若没有回忆人便没有了向前行走的力量。

  一  多少年华,多少青涩,不过是记忆中淡淡的一弄彩虹,在时光的罅隙中,烟云一般淡去。

多好,听起来记忆像是一场淡淡寥落的电影,情节深刻,却终于在时间的催化下,渐渐模糊。   也许这就叫时光不复。

  二  蓝为烟毕业于一所医科大学,在一个药厂做了三年的化验员后,凭着吃苦耐劳的劲头,当上了车间副主任,每天淡妆密裹,朝九晚五,如此的循规蹈矩,让她心安。

26岁,只谈过一段不明朗的恋爱,听起来也许有点诡异,但她说她一直在等那个一心人,然后顺其自然的结婚生子,仿佛这一生已被自己暗中窥破。   等待不是得到爱情的方法,于是看过几个男朋友,第一个比她小两岁,那天的天气有点凉,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羊绒长裙,去赴这人生的第N场约会,去见那个也许会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男孩子的头发烫成了时髦的小卷,眼神像是韩剧《蓝色生死恋》的男主角,那是多少年前看过的电视剧了,当时年纪还小,却不知道自己为了那凄美的爱情故事流了多少的眼泪,一并幻想着前世今生该怎么度过。

说实话,她不喜欢相亲,这让她觉着无望,两个陌生人要用陌生的感觉去温暖对方,假装着想去了解关怀、谈未来和理想,有什么好说的呢?两个过去毫无交集的人要借着这样一个平凡的早晨,也许互访光亮,也许黯然离索。

但大多数,无疾而终。   多好听的名字,无疾而终,她的那份无疾而终的爱情呢?  男孩子说个不停,像一架永不疲惫的机器,嗡嗡地在耳边喋喋不休。

桌上的咖啡已经渐渐变凉,她仿佛看见无数的雪花向她飞奔而来,浑身冷颤颤的不自在。   后来和好友说起,蓝为烟的表情是淡淡的:说了那么多,我只记住了一句话,那就是,你觉着今天这顿AA制怎么样。

其实我知道,我相貌平平,像这样的相亲我也没有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当是备考吧,总有一个人,为你而来。

我等着。   朋友义愤填膺:要是我,直接拿出一块透明胶蘸点咖啡把他的嘴封上,然后潇洒的走掉。

  呵呵,毕竟是朋友介绍的,怎么好意思驳了人家的面子,那顿我请的……  像这样的相亲,她经历了好多次。

  三  又是许多的日子过去了,这样的一个晚上,窗外晓风簌簌,天上的星星早已被人世间的闪耀弥盖。

她坐在旧旧的书桌前,看那本已经翻旧了的《穆斯林的葬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喜欢一切旧的东西,一如怀念。 怀念一定是老的,记忆已经掉了牙齿,她却惺惺相惜。

  韩新月和老师楚雁潮的爱情深深打动着她,蓝为烟望着遥无边际的夜空,怅惘着。

  在新月死后的十余年,还未老去的楚雁潮已经满头白发,是思念吧,思念让他生了白发。 和墓地那皑皑白雪一样落进了蓝为烟的心里,凉凉的不肯退去。

楚雁潮手中的小提琴的声音回旋在蓝为烟的耳际,若自己是新月,也该了无余恨,安眠地下。

  她又想起了那个人,那个藏在内心深处,少有人知的男子。

他从岁月的深处款款走来,带着清新的栀子花香。

  她记得高二那个平凡的早晨,一束束耀眼的阳光打落在簇新的栀子花瓣上,上面的晨露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那是整整一学期的安静与美好,那幅画面她永远都不能忘记,即使后来也收到过同样的花束,却再也闻不到那样的幽香了。

  蓝为烟记得,那样的一个早晨,杜海鑫就站在她的身后,高大俊美,像是武侠小说里的书生,眉宇间还带着几分英气。

  蓝为烟只粗略地看了他一眼,便迅速地转身,是不是杜海鑫在她心里早已经有了位置。   在寂静的教室,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一个人自说自话一般读着不知道从哪摘来的诗句:如何让你遇见我,在这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每一个字像一个好听的音符扣在她的心里,一层层涟漪托起一朵朵美丽的花,她红着脸开始做数学作业。   后来,她知道那是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她想,树怎么会开花呢,是爱情吗,为了遇见那个心仪的人,一定要花团锦簇,理鬓画娥眉。   她记下了席慕容的每一首情诗。   后来,杜海鑫去当兵了,在学校后面的大山坡上,他豪言壮语,像是在做入党宣誓般立下了一段誓言:等我三年,我回来娶你。

  如同来世的盟约,夕阳晚照,大地蒙上了一层金色,又像是丰收的季节,一份永结同好的爱情。

杜海鑫一步步走向她。 他疯狂地亲吻着蓝为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