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桃源刺绣针里繁华知多少

2019-07-27

桃源刺绣针里繁华知多少

您所在的位置:>>>>桃源刺绣针里繁华知多少“经年劳累在夫家,昼出耕耘夜纺纱。 新岁娘家坐半月,飞针走线巧盘花。

”踏着一首本地民谣,我们走进常德市桃源县郑家驿镇的“桃源刺绣展示馆”。 那些因时间久远而变得有些破损的布面上,彩色的丝线依然散发着奇异的光,独具特色的大叶细长而飘逸,宛如在风中舞蹈的凤尾;藏于大叶间的如狮如虎如鹿如獾的“四不像”神兽,憨态可掬。

而藏在这些丝线背后的,是那些掩于历史深处、鲜为人知的传承故事。

有史可查的桃源刺绣市级第一代传承人是李桂英,她出生于1889年2月,是桃源县沙坪镇人,家道殷实,绣花技术好。

那时镇上临溪建有多家绣楼,不少绣娘聚在一起倚楼而绣,口传心授,耳濡目染,揣摩切磋。

运用各种单、复彩色丝线,采取辫绣、盘绣、折叠绣等绣法,时而平针、时而掺针、时而游针,将生活装点得活色生香。 据说李桂英曾有一本绣稿,上面写着绣楼名称,但绣稿已无处可寻。

还有许多绣娘的名字以及绣品,也找不到了。

沿着历史的溪流踏寻桃源刺绣的源头,这一缕源自民间的艺术血脉,可以追寻到夏商时期。 桃源刺绣源自古代的“五色衣”,《水经注·沅水》便有记载。 桃源刺绣最早兴盛于楚平王时期,公元前523年,楚平王召集木雕刺绣手艺人打造装饰皇室宫阙采菱城。 采菱城位于今桃源县青林乡黄楚村。 楚平王经常惩罚诛杀怠工的绣娘雕工艺人,艺人们为免于惩罚,不得不小心翼翼钻研技艺。 楚室宫阙采菱城存在了500余年,如今无片瓦留存,而陪伴着采菱城一路辉煌的桃源刺绣则留存了下来,在代代绣娘的手中传承,留存于窗帷锦饰的优雅里。

时至今日,只要家族中的女孩儿出嫁,桃源刺绣市级第三代传承人罗巧年都会绣上绣品作为贺礼:冬瓜枕头两端,或繁花或祥云;门帘帐沿,或花草或虫鱼;袖口领端,或瑞兽或吉果……世俗烦琐的生活,因为有了绣品的装点,变得精致起来。 桃源刺绣市级第四代传承人罗明华是罗巧年的侄女。

2013年,罗明华和丈夫金明辉创办文化公司。

“很多藏家对桃源刺绣非常看重,想找人修补破损的时候才发现,这门手艺几乎失传了。 ”罗明华说,也许还有一些刺绣巧手藏在乡野间,独自灿烂,独自终老。

夫妻俩决定去找寻老艺人,从公路转山路,找了4个乡镇近40个村。

听说大山里有一位绣娘还一直在绣,赶过去得到的却是老人去世的消息。 听说集镇上住着一位老绣娘,却发现老人耳聋眼花,几十年不曾拿绣针,老手艺丢得差不多了。

“你还找什么?你姑妈罗巧年就会呀,她年轻时绣花可是一把巧手。 ”父亲无意间指点迷津。 “哎呀!怎么把她忘了,我小时候就看她绣过!”罗明华恍然大悟。

夫妻俩立马往山里赶。 老人不在家,正在屋对面的山上采山茶。 78岁的老人,身体依然硬朗。

老人说:“我现在的针法比年轻时要差些。

我可以帮你,但要找个徒弟才行呀。 ”“我这个徒弟怎么样?”罗明华说。 “可以,可以。

”两人相视一笑。 罗巧年翻出压箱底的老绣品,罗明华买来丝帛与彩线。 姑侄搭档,系统研习桃源刺绣的传统技法。

真正走入桃源刺绣的艺术天地,罗明华越来越惊艳于它的美。 她说:“这种美,不染尘埃,带着一种古朴而又倔强的原生态,再现桃源地域图腾。

”桃源本土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董事长翦永胜,这些年为了收藏桃源刺绣马不停蹄,听说哪里有一幅桃源刺绣精品被外地人购走,便想方设法将其购回。

如今,他已经收藏了2000多件绣品。 2017年5月,翦永胜将桃源刺绣作品带进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会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展,作品获“华夏工匠”提名奖。 罗明华和丈夫也收藏了不少桃源刺绣老品,其中便有一幅代表桃源地域文化特征的作品《八蛮献瑞》。

作品完成于清代,故事取材于距今5000年前的神话传说。 相传蚩尤的故乡就在桃源西南方的大熊山,蚩尤的弟弟们,头上都有两只角,眼睛像牛眼,鼻子像狮鼻,嘴巴像虎口,后人称蚩尤八位似牛似狮似虎的弟弟为八蛮。 《八蛮献瑞》几乎涵盖了桃源刺绣所有的艺术风格。 作品中多瑞兽,多花鸟,但都不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实物,给人广阔的想象空间。 它气韵流畅,含蓄优美。

刺绣中可见平绣插针、错针的结构,流畅地表现不同色彩明暗与冷暖间的变化。

有专家称,这幅作品聚焦了蚩尤文化、蛮夷文化、楚汉文化三大文化的特点,具有“东方毕加索”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