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一断校园里的伤感爱情故事

2019-07-19

一断校园里的伤感爱情故事

一断无缘的,小心,是海大第一批女网虫。

  在车站,我终于用双手的大拇指和中指圈成一颗心,高高地举过头顶。

  小心的泪奔涌而出,车窗上只留下抖动的双肩...  小心爱看书,很有一套理论,常常让男生们败下阵来。 那时,许多人要搬出我来应战,而我不肯。 在我眼里,小心是个难以琢磨的人。

记得第一次与她对话是那么的简单:  嗨,能把笔记借我抄抄么?  可以,拿去吧。   她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与男生争执时的冲劲。 她的脸和眼都是安静的,有我看不懂的祥和。 而我有了更强烈的感受,我不懂她。 自习教室里,时常有朋友会和她半开的搞些辩论,我总仔细地听,却不加入。

当她无意间看到我的目光,唯一的表情不在脸上,而在长发利索的一甩。 是挑战么?无法理解,无法相信。 那就是大二时她留给我的记忆。   大三,有了个纯友谊的女性朋友,她也是小心出双如对的好朋友。

从她的嘴里,我听到了更多对小心的好评,也知道小心曾多次议论过我的为人。

但小心在面对我时依然平静,使我无法相信她会对我有什么兴趣。 我们从不曾注视,更不曾交谈,除了通过朋友的言语了解对方,我们一无所获。 她是个很有思想的人,这让我畏缩,实在是不愿接近她,让她看出我想和她说话。

这种无聊的自尊,一直延续到大四。

  有件事我印象很深,那是夏天。   下午上课,小心穿了一件其实很配她的淡色上有大簇水仙的长裙。

偏巧我家窗帘的花色与那长裙相同。

当时我笑了,把这当说给朋友听,并给她取了个外号---窗帘。

这个外号很快地传播开来,而我也只当是玩笑,没注意她是否知道。 直到后来的一个晚上,小心的朋友和我聊天时说起那个笑话,我才有所惊觉,连忙道歉。 但那个女孩却笑了,说:道什么歉呀。

她很喜欢窗帘这个外号。 但她生气你为什么不当面告诉她!  我沉默了,她与我除了大二借笔记说过一次话从未交谈,让我如何开得了口?那晚我暗想过,发誓下次见她一定笑着打招呼。 可是,我食言了。   三年级下学期,学校的BBS站开通。

小心的朋友在我的劝诱下开始接触网络,她很快迷上了网,进而天天拖着小心和她一起去CC上网。

第一次在BBS上看到署名小心的文章,我便被吸引住了。

发觉这个人的心境和思想与我那么相近,平生出一份珍惜。

于是,我总是留意小心的文章,而且每每因为她的话而有所感触,有所收获。 我开始回应她的文章,有时两人Re得连成一片,场面壮观。

终于有一次,我对小心的朋友说了这件事,我说我喜欢小心这个人,我相信她是女的。 朋友斜眼看我,一脸诡笑,让我摸不着头脑。

看我不明白,她一字一句的说:小心就是她,是她呀。

  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心剧烈地跳动,小心,我脱口叫出。

  那晚我在BBS上等,她一出现,我就CALL她,喊出了她的真名。 她吓坏了,问我是谁,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我对着屏幕大笑,笑出了眼泪。

我终于主动同她说话了,等了很久的,不必再等。

  那以后,我们时常TALK,她的打字速度也越来越快。 玩笑、争论、甚至挑衅,小心和我成了网路上知心的朋友。 然而另一方面,虽然我们彼此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但面对面时依然无话可说。

我欲言又止,她满脸期盼,这种尴尬的场面随毕业的临近而愈渐增多。 这是怎么了,她和我之间总有一道高墙。 我很困惑,小心也一样,但在BBS上我们都自觉地不提及这个奇怪的现象,只把迷惑和些许留在下网回校的路上。

  大四,学校的BBS站关闭了,连CC也不再对学生开放,小心与我便失去了唯一可以交谈的空间。 大四的事情其实很多,不象学弟们想象的轻松。

考研,不成又开始四下里找工作;实习、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