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波拉尼奥:最后的访谈([智利]罗贝托·波拉尼奥 著)

2019-08-21

波拉尼奥:最后的访谈([智利]罗贝托·波拉尼奥  著)

1998年,罗贝托波拉尼奥的小说《荒野侦探》发表,记者玛丽斯坦发现了这位“可以和自己的读者做朋友”的作家。

几封书信往来之后,两人不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还就“真理”与“结果”进行了一场长久的讨论,也成为波拉尼奥生前的*后一次访谈。

这次访谈首次译成中文,和另外几篇同时收录,其中包括波拉尼奥与南美的几位记者所做的访谈,为读者理解这位“拉丁美洲的艾略特或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作品提供了丰厚的图景。

围绕波拉尼奥的创作、奇书《2666》的诞生、作家与同时代作家好友的交往等,这些轻松而精彩的对话,都在他的巨著《2666》的写作期间完成,它们展现了作家的处世态度,对爱的追求,以及对致命疾病的现实*为深邃的个人忧虑。 波拉尼奥x《首都》我反对一切事物。

我觉得自己像个幸存者,就是从字面意义上来说,我没死掉。

我有很多朋友都死掉了,因为革命的武装冲突,吸毒过量,或者艾滋。

活下来的一些人,现在都是杰出的西班牙语文学名流。

波拉尼奥x《炸弹》每部作品,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自传性的。

《伊利亚特》中,我们端详两个同盟、一座城市、两支军队的命运,但我们也关注阿喀琉斯和普利亚姆和赫克托的命运,而所有这些角色,这些独立的声音,都反映了创作者的声音和孤寂。 波拉尼奥x《图里亚》如果由我来决定,我愿意活到一百岁,这样就能永远保护我的孩子。

我认为理性和亲子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也许从孩子的角度,理性确实会强加于自我,但从父母的角度,很难将理性强加于人。 波拉尼奥x《花花公子》我为那些阅读科塔萨尔和帕拉的钢铁般的年轻人所感动,就像我阅读它们并打算继续阅读一样。

我为那些头下夹着一本书睡觉的年轻人所感动。

书是世上*好的枕头。 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BOLANO智利诗人、小说家、散文家。 其主要作品包括《护身符》《智利之夜》《遥远的星辰》《美洲纳粹文学》《荒野侦探》《2666》《地球上最后的夜晚》《浪漫的狗》和《溜冰场》。 他的晚年是在西班牙地中海沿岸的布拉内斯度过的。 孤身在众幽灵间“文学不止由字词构成”,《首都》,圣地亚哥,1999年12月“阅读往往比写作更重要”,《炸弹》,布鲁克林,2002年“体位是体位,性爱是性爱”,《图里亚》,2005年最后的访谈,《花花公子》,2003年内容简介:1998年,罗贝托波拉尼奥的小说《荒野侦探》发表,记者玛丽斯坦发现了这位“可以和自己的读者做朋友”的作家。 几封书信往来之后,两人不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还就“真理”与“结果”进行了一场长久的讨论,也成为波拉尼奥生前的*后一次访谈。

这次访谈首次译成中文,和另外几篇同时收录,其中包括波拉尼奥与南美的几位记者所做的访谈,为读者理解这位“拉丁美洲的艾略特或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作品提供了丰厚的图景。

围绕波拉尼奥的创作、奇书《2666》的诞生、作家与同时代作家好友的交往等,这些轻松而精彩的对话,都在他的巨著《2666》的写作期间完成,它们展现了作家的处世态度,对爱的追求,以及对致命疾病的现实*为深邃的个人忧虑。

波拉尼奥x《首都》我反对一切事物。

我觉得自己像个幸存者,就是从字面意义上来说,我没死掉。 我有很多朋友都死掉了,因为革命的武装冲突,吸毒过量,或者艾滋。

活下来的一些人,现在都是杰出的西班牙语文学名流。 波拉尼奥x《炸弹》每部作品,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自传性的。

《伊利亚特》中,我们端详两个同盟、一座城市、两支军队的命运,但我们也关注阿喀琉斯和普利亚姆和赫克托的命运,而所有这些角色,这些独立的声音,都反映了创作者的声音和孤寂。

波拉尼奥x《图里亚》如果由我来决定,我愿意活到一百岁,这样就能永远保护我的孩子。

我认为理性和亲子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也许从孩子的角度,理性确实会强加于自我,但从父母的角度,很难将理性强加于人。 波拉尼奥x《花花公子》我为那些阅读科塔萨尔和帕拉的钢铁般的年轻人所感动,就像我阅读它们并打算继续阅读一样。 我为那些头下夹着一本书睡觉的年轻人所感动。 书是世上*好的枕头。 作者简介: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BOLANO智利诗人、小说家、散文家。

其主要作品包括《护身符》《智利之夜》《遥远的星辰》《美洲纳粹文学》《荒野侦探》《2666》《地球上最后的夜晚》《浪漫的狗》和《溜冰场》。

他的晚年是在西班牙地中海沿岸的布拉内斯度过的。

目录:孤身在众幽灵间“文学不止由字词构成”,《首都》,圣地亚哥,1999年12月“阅读往往比写作更重要”,《炸弹》,布鲁克林,2002年“体位是体位,性爱是性爱”,《图里亚》,2005年最后的访谈,《花花公子》,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