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六十六章 狭路相逢

2019-08-05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六十六章 狭路相逢

笃笃,笃笃……一辆青顶双轮马车远远地坠在队伍后面。 乔侍卫给夏晴雇的马车确实不怎么华丽,轮子上裹着的铁皮已经磨得很薄,车引上架着的也是一屁瘦弱老马,长长的马尾扫在腿后,跑两步就气喘吁吁,一副快要油尽灯枯的样子。

车里的夏晴显然坐的也不是那么舒服,带来的被褥都堆在前面两辆车里了,她车中就简陋地铺了条毯子,其他一概也无。

靠在车壁上挑帘看着车窗外向后飞奔而去的树影,夏晴眼角的仇恨和怒意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从容和淡定不破的浅笑。 今早在驿站里她是真被气到极点了,昨晚不回二少爷房是怕二少爷嫌了她,本以为一早起来二少爷就会把她叫回去,没成想等到的竟是婉荷一顿明朝暗讽的中伤挖苦。 好个婉荷!刚才她差一点没忍住跑到隔壁去跟二少爷哭求,若是她真那样做了的话,才是中了婉荷的连环计,使她在二少爷心目中的份量愈加轻贱,而婉荷,则会愈加得逞……自己到底是大意了,昨晚的事显然不是个意外,一定是婉荷那个贱种在她的糖水里加了东西她才会夜里突然闹肚,谁能想到那个一向精明谨慎的丫头会在钟久煜眼皮底下害自己……也是自己太心急了,如若钟久煜真对婉荷有情谊的话就不会等到现在了,婉荷的存在对他来说不过是种习惯罢了,她只要慢慢掌握住钟久煜的一个个喜好,她相信,这个“习惯”早晚会被她取代过来!说到底,不过是个毫无半点姿色可言的丑丫头罢了,自己那么多艰难险阻都闯过来了,还会怕她一个贱仆?!自己绝不要再回到三个月前的日子,寂寞,不安……忍,只要忍过这一段就好,凭自己的姿色和手段,二少爷一定会再看到她的……轻抚上自己雪白娇艳的脸庞,夏晴脑中闪过了一个身影,那丫头原来是个真傻的,如此好糊弄,一对假钗就给打发了,她要是听话,就给她点好处,她要是不听,就诬告她偷东西反打她一耙!心中思定,夏晴再不觉得车外的马蹄声刺耳烦躁,与前面两辆马车的车距越来越远,夏晴干脆将窗帘整个掀了起来,用条细绳固定在窗棂一旁,让外面清新凉爽的空气充满了车厢,嗅一口通体舒畅。

董虎见身旁的窗帘揭开,露出一张灿若春花似的俏脸,如秋水般的双眸在初晨的暖阳中清澈流波,朱唇微启,露出整齐的贝齿。

董虎暗自咽了口唾沫,少爷是真会享受啊,接着旁顾无人地吹了声口哨,打马追上了前边的队伍,乔头说了,这朵通房花可是带刺的,就是哪天少爷不要了他们也不能碰,更何况现在少爷还没不要呢……董虎正欲追上乔六,就见走在一行人最前的乔六一个举手,赶车的小厮和骑马的侍卫都停了下来,乔六翻身下马,蹲下身耳朵贴地,随后快步走到二少爷车架旁,在车窗前站定,低声道:“回二少爷,前面林子里脚步声杂乱无章,伴着有兵器相交的声音,估计是有人在此械斗,咱们不如绕过他们,从东面的小路去仲秋镇,天黑之前应该能赶到。 ”车内钟久煜思忖半晌,犹疑问说:“如果动起手来,你有几分把握?”“属下不知对手能力,无法判断。 ”乔六谨慎地答着,他早已过了万事爱强出头的愣头青年岁,如今的他老辣谨慎,无把握的事绝不会开口应承。

钟久煜眯了眯眼,“你派个人去前面看看,若是有咱们认识的人,就帮把手,若是不相识的,也回来报告下,咱们再做打算。

”“是。 ”少爷还是这么个爱打抱不平的性子,须知世上不平事岂是他一人能管得过来的,三少爷如今醉的不省人事,根本无法出手,车里还跟着四个女眷——四个拖累,再加上新调来的几个年青打手,性子一个比一个冲,怕是一打起来便不听指挥任性胡来……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乔六依旧尽忠职守地将二少爷的吩咐下达了下去,派了个沉稳的小伙子去前边探路,其他人原地休整,随时待命。 不一会儿,探路的小伙子便快马赶了回来,“乔头,前边是一伙打劫的在谋财害命,不过那群山匪踩错点儿了,碰上个硬茬,被抢的那队人中几个家卫忒的能打,那伙山匪这会儿已是不敌,眼看就要败了……”乔六闻言面色不改,“看清了是哪伙山寨的匪头吗?”“是群乌合之众,没有旗号。 ”“那队车马呢,看清了是哪家的人?”“车身上刻了个‘齐’字。

”齐家?乔六疑惑皱眉,接着又问:“可看清了车中坐着何人?那几个家丁的武功路数看出来是哪派的功夫?”“这……”见其答不上来,乔六也不怪责,“行了,干的不错,去后边归队吧。

”说完,转身回到二少爷的车架旁,将情况原原本本汇报了一遍。

钟久煜一听便来了兴致,江湖好汉最爱四海结交,有实力又有家世的就更要结交一下,这次万田山庄也邀了九岳盟的人,还有梁国各州各郡的豪强,齐姓说不定就是其中一座世家大族,几个家丁都那么能打,何况主子了!“走,沿路前行,咱们去会会这位齐公子!”因三弟之事和夏晴带来的阴霾一扫而空,钟久煜豪气干云地命令道。 乔六垂首领诺,吩咐车马开拔,随后催马来到一个黑脸侍卫身旁,“龚头,依你看……”“听少爷的。

”黑脸侍卫低声回答。

“可是这位‘齐公子’来历不明,咱们连对方什么武功路子都不清楚……”“这就不是你我能置掾的了,按少爷吩咐的办。

”乔六无奈答是,勒马前行,回到队伍最前,扬鞭向窄道的深处行去。 被称作“龚头”的黑脸侍卫面无表情地扫了眼路旁缓缓启动的三辆马车,眼光落在了中间那辆马车前辕上坐着的小厮脸上,感受到龚头的目光,那小厮扭脸冲他点了点头,动作轻微的让人不易察觉。 坐在车厢里的春杏正好巧合地目睹了这一切,车帘布在一刹那间被风吹起时,她的视线刚好停留在济安的脸上,下一秒帘布无声无息合上,仿佛刚才在春杏眼前出现的那个诡异的济安只是个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