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六十三回 坦白从宽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12

第一百六十三回 坦白从宽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摇了摇头:“弟子怕是已经引起她注意了。 ”云涯子脸色微微一变:“怎么回事?”李沧行叹了口气:“弟子刚练了一天功,没洗澡就过来了,师妹她与我从小长大,怕是熟悉弟子身上的味道,刚才要不是这层面具,只怕已经给她识破了。

”云涯子没料到这一层,微微一愣:“唉,百密一疏啊,我没想到你们的关系有这么亲密。 你们既然是这样的关系了,你怎么会舍得离开武当?如果那个你跟师妹有私情的传闻是真,紫光又怎么会拆散你们?”李沧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一年来的卧底生涯让他夜夜不能安枕,只能靠练功来强迫自己淡化对武当对沐兰湘的思念。

他太累了,尤其是心累,他知道云涯子对自己已经是倾囊所授,毫无保留的信任,而自己去要瞒着他,实在太不该。

在三清观呆了快一年了,黑手的事情还没有头绪,但起码有一点他可以确认,云涯子绝不会是这个黑手。

他咬了咬牙,作了个重要的决定,朗声道:“掌门,弟子有要事向你禀报,只是此事事关重大,需要个绝对安全的说话处。 ”云涯子上下打量了李沧行半天,点了点头道:“随我来。

“言罢云涯子身形一起,人如离弦之箭,飞出大殿,李沧行施展梯云纵紧紧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后山一处绝密的洞窟,随着李沧行的身形没入洞中,洞口处的机会也紧紧地闭合。 随着云涯子点亮了洞内的一盏油灯,李沧行看清楚了这个山洞,三丈见方,只有一张卧榻,靠着洞壁的地方是两部堆满了书的书架,除此之外别无长物:“此处是我自己闭关练功之所,绝对安全可靠,有什么事你可以说了。

”“实不相瞒,其实弟子来三清观是奉了紫光真人的指示。

“云涯子撸着胡须盯着李沧行的眼睛,一点也不惊讶,只问了一句:“还有呢?”李沧行对云涯子的反应有点吃惊:“掌门对此不奇怪?”云涯子微微一笑:“从你来我派的第一天我就能猜到了。

我知道你来我派有目的,但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开始我以为是为了偷学武功,但后来我打消了这念头。

”“接下来我以为你是某个势力的卧底,混入我帮,想煽动内乱,但一年下来,我发现你更多地是在观察而不是去培植自己的势力。 加上你确实是童男之身,并不会使天狼刀法,所以我才打消了对你的怀疑。 ”云涯子看了李沧行一眼,说道:“那天出手试探你的黑衣蒙面人正是我,你宁可同归于尽也不使出天狼刀法,让我彻底放下了对你的防备。 但你来这里的目的,我一直在等你自己跟我说出来。 ”李沧行感动得热泪盈眶,当下再无隐瞒,把自己在武当的一切经历说与云涯子听,连迷香一事也毫无保留。 云涯子一言不发,时不时捻须长思,一直等到李沧行说完,才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怜的孩子。 “李沧行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掌门,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要去和师妹相认吗?”云涯子马上抬手阻止:“不可,你武当内鬼未除,现在即使你们两情相悦,以后也必遭人陷害,到时候恐怕连紫光道长也无法维护你们。 ”李沧行点了点头:“那她既已起疑,弟子又该如何做?”云涯子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洗个澡,搽点香粉或者辣椒粉什么的,总之别让她闻出味道,后天比武时切忌用武当的武功,应该会让她打消怀疑。

对了,你这一年来在我这里的排查有没有结果?”“惭愧得很,一点迹象也没有,只是那次下山到黄龙镇时……”李沧行将上次的经历与自己的怀疑说与了云涯子听。

云涯子站起来踱了几步:“这倒是个非常有价值的情报,我会对此留意的。

还有一事你不知道,上次来的那个傅见智,人称花花太岁,极擅采补之道,火松子在这男女之事上又是特别有兴趣,几年前就缠着我要走了那本黄帝内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担心了。

”李沧行想起那本书,不禁面红耳赤,好在戴了面具,没让人看出来,马上转移了话题:“掌门,还有一事。 是关于这次中秋比武的事,弟子要不要……”云涯子一摆手,道:“我知你担心用出鸳鸯腿与折梅手引起师弟们的不满,但事已至此你藏功也是无用,不如坦荡面对。 那天你只须隐瞒武当功夫即可,三清观的功夫可全力施展。 ”“是。

”李沧行正色回应道。

云涯子看了李沧行一眼,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师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依我看来,她来我派商议结盟之事是假,下山寻你下落才是真。 ”李沧行一下子变得大窘:“掌门,这……“云涯子正色道:“峨眉派柳如烟没办成的事,她也不可能办得到。

我们还跟魔教接触过,更不可能在这时候加入伏魔盟。 她定是为寻你才来此无疑,真是个痴情女子啊。

一旦黑手之事水落石出,我会向紫光道长言明此事为你提亲,你切不可有负于她。

”李沧行感动得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云涯子哈哈一笑,扶起了李沧行:“行了,此事一结束,你可以选择留下或者是回武当,到时候我不勉强你。

这也算是我与你的约定。

今天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房歇息去吧。 ”李沧行谢过了云涯子后,出了洞回到自己的房间,用井水洗了个澡。 一年来心上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此刻他感觉到无比地轻松,心情一如身上的感觉一样清爽。 一觉醒来,李沧行在房里打了会坐后,就去吃早饭。

他一向起得很早,每次吃早饭时都没有几个人在,今天也是一样。 李沧行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想到昨天晚上云涯子说过的话,于是蘸了一把辣椒酱向身上衣服抹了抹,一下子鼻子里充满了又辣又呛的味道,再也闻不到自己的体味,心中暗自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