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拐个殿下好修仙第43章 难以辨别

2019-07-18

拐个殿下好修仙第43章 难以辨别

  景沐也看到了这一幕,天魁星君金游一直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也是他在军中最信任的天将,他并不打算瞒他:“棠梨体内有逻侯魔灵,你助她调息的时候,兴许是魔灵发觉有陌生的仙力入体而保护宿主,这事情是太湟山的秘密,尧泽上神暂时还没有好办法解决,只能让她用自己体内正气压制魔灵。 你知道了就不要外传,若是让天庭知道了,只怕对她有害无益。

”  “属下知道,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  “这里没你事儿了,你先下去吧,找人盯紧了翊圣神君和玉乔,随时向我汇报。 ”景沐见棠梨已经无碍了,若是金游在此必然会牵动她的心神,就打发他先走。

  金游看了一眼棠梨,只好向景沐行了个礼,转身化作一阵仙雾离开了。

  果然,金游一走,棠梨心中对凡间的杂念瞬间变淡了,那些令她痛苦的思绪似乎也不复存在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一副茫然之色:“我这是怎么了,刚刚一见那个星君,怎么跟撞了邪似的?”  大白有些担心:“哪只是撞邪啊,连血都吐了一大口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什么感觉都没有,好得很,是不是刚刚那位星君救了我,景沐,你帮我好好谢谢他。

”  棠梨话音未落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景沐看她脸色已经没有愁苦之色,笑呵呵的又喜又羞,又吞吞吐吐地言又欲止,就知道金游一走,他们俩就不再相互影响,心智已经恢复原状。   他有点后悔刚刚把金游招过来了,但是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她既然也不提凡间的事了,到时候再去找佑圣元君商议如何解决了。   “你与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你都为我解忧了,就让我也为你分愁吧!”景沐见她不好意思说,就先张嘴问她。   棠梨眨了眨眼,打趣的说道:“我是想说炽熠的事情,怕你吃醋呀!”  还没等景沐说话,在一旁的大白听不下去了,一脸醋意的说道:“恩人呐,你就得瑟吧,你瞧瞧你,这么多位尊神都为你神魂颠倒的,你再看看我,我现在都无家可归了。 ”  棠梨瞪了大白一样,不以为然:“谁让你见一个尊神爱一个尊神的,以前在凡间,你追着景沐屁股后面跑,现在又追着凰羽屁股后面跑,景沐也就罢了,他脾气好,见你这么毛茸茸的也就忍了你了,可凰羽那脾气是你能惹的吗?你一个圆毛的非要追着人家扁毛的,你们俩能合的来吗?你不知道鸟儿的气性最大吗?我是他师姐他还天天给我甩脸子闹别扭呢,就你这死皮赖脸的那样,也就在我这还行,到他那,让你滚已经是给了你几分颜面了,没直接给你一脚踹出山门就不错了。 ”  大白一向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这次居然被棠梨说的哑口无言,直掉眼泪。

  棠梨吓了一跳,连忙帮大白擦着脸上的泪珠,着急地说道:“你怎么哭了,你平时不是挺厉害的吗,说起人来一套一套的,今天怎么掉起金豆子来了呢,凰羽就这么欺负你了?你放心,他虽然修为比我高出百倍,但是毕竟还是我的师弟,我说他一定……也许,可能会听吧……”棠梨越说越没底气,这个小师弟她可真是惹不起。   大白听了噗嗤一声,破涕为笑:“恩人啊,你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看来二殿下说的没错,你确实是成长了。

我才不是见一个爱一个,我的确是仰慕二殿下,但是我师父不一样,他虽然人冷冷的,但是他真的是有情有义,更何况他是幻化凤凰,这世上能有几个幻化的?”  棠梨有些不服气的撇撇嘴道:“要说幻化的,我师父的父神母神就是幻化而生。 ”  大白摆摆手,说道:“你说的那些尊神们都已经身归混沌了,说的就跟你见过似的。 ”  棠梨被怼的有些急了,她说道:“你说我没见过幻化的,景沐就是,他就是先天五太那时幻化出的五位尊神中,仅剩的一位——先元天尊转世。

不比你那幻化凤凰厉害吗?”  景沐眉毛一挑,看着她们俩斗嘴居然扯上自己,就跟刚刚金游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实在是觉得奇怪,淡淡道:“若算起来,只能说我前世是幻化而生,这一世是投得仙胎而生,比你们那幻化凤凰差远了。 ”  棠梨不甘心落了大白下风:“我上次只说了一半,我师父还说你身上有他用来凝聚先元天尊魂魄的水晶琉璃心的气息,而凰羽身上也有你和水晶琉璃心的气息,他想着也许是你用自己的一魂一魄重生了凰羽,然后凰羽又补齐了你的魂魄,你们俩才气息相互沾染。

其实这么说来你和凰羽才像是双生子。 所以,你出生之时才会有九九八十一只彩雀围绕在天后娘娘的寝宫上飞翔。 那根本不是双生子诞,福泽六界的吉兆,而是先元天尊转世的天象。 ”  景沐若有所思的看着棠梨,他当然知道纯青琉璃心的来历,却没想到自己今生有这样的机缘。

  大白听的目瞪口呆:“恩人,我一直就看好你,知道跟你混肯定是有前途的,你看你身边,哪个神仙是平庸之辈?”  景沐抚了抚袖口,笑着对棠梨说道:“谁说我喜欢毛茸茸的,这泼猴太过油嘴滑舌,你可要好好管教管教她。

别再打岔了,你刚才想说炽熠之事,还没说呢,怎么就被大白带歪了呢?”  棠梨收起笑意,一脸正经:“刚才说吃醋,只是打趣你,我这次说的是正事,你之前说我身上有魔尊逻侯魔灵的气息,所以狌狌和厉崆才会为我所服,炽熠是魔尊的亲生骨肉,我与他其实并无太多接触,我对他也从来没有表过任何情义,那你说,他对我的那份执着,是不是也是因为逻侯的魔灵才让他那么执迷不悟?也许并不是真正的感情,只不过他深陷其中而无法辨别清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