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 幽鬼秘剑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2019-07-05

第三百四十五章 幽鬼秘剑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第三百四十五章幽鬼秘剑安妮是海瑟薇家族的当代嫡女,以她的身份和地位,安德烈-舍普琴科虽然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敢对她下死手的,但此时此刻他被王越这么一逼,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走这一步了。

而且他城府极深,显然是在被王越追上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对接下来的行动有所图谋了。 不管王越有多厉害,只要能把安妮掌握在手里,他就有把握逃过这一劫而错过今日,只要他能不死,以他的出身和现在在军队和黑天学社中的地位,想要找王越的麻烦,那当然有无数的手段和办法。 根本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去和对方拼命。 至于因此惹来的麻烦,以及安妮和海瑟薇家族的责难,他虽然肯定会不太好过,但好歹还能保住性命。

生死关头,当然无法顾忌太多不过,任凭他算计的再深,后退的动作如何的不着痕迹,但这对于王越来说却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不说在他的精神力笼罩之下,安德烈-舍普琴科的所有表现都如同掌上观纹那么明显,就是只凭功夫,这里的所有变化也都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所以,尽管安德烈-舍普琴科出剑极快,嗤的一声,剑光出鞘,只是一瞬间便指到了外面安妮的脖子上,可下一刻,王越的人影却已经先他一步,恰到好处的挡在了安妮面前。

叮一根手指头,好像从虚无中突然显现出来,轻轻一弹然后金铁交鸣,冷冽的光芒仿佛破碎的水波,在空中戛然而止的一瞬间,猛然调转方向,斜斜荡开。

“王越”安德烈-舍普琴科终于忍不住,变形变色,脸上的肌肉扭曲狰狞,狂怒起来,“不要以为我就真的怕了你你这是自己找死”身形疏忽来去,呼的一声带起一地烟尘,几乎就在这变化陡生的一瞬间,安德烈-舍普琴科居然反应的前所未有之快,手中长剑刚一受力荡开,紧跟着他的人就在前冲之中猛然转身错步,平地溜冰也似的向一旁跃出了七八步远。

随即,把剑一横,对着王越怒目而视。 “你的对手是我,你找错人了。

”王越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德烈-舍普琴科,眼神中却寒意渐生。

“好,来吧”直到这时,安德烈-舍普琴科终于卸下了身上的面具,彻底的忍耐不住了,说话之间,眼睛一红,宛如月夜下的一头孤狼,浑身上下都开始往外透出一丝丝的黑气,从无到有,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他的整个人就已经被一片黑色的雾气所笼罩。

影影绰绰人影若隐若现,大白天里竟然就那么站在原地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就好像整个人都融化在了这片突如其来的黑气当中,轻风一过,飘飘荡荡,宛如鬼魂一般。

“嗯?幽鬼秘剑?”此时此刻,站在门外原本还是一动不动,哪怕是面对安德烈的突袭仍旧是面不改色的安妮,终于颜色一变。 “王越,你小心了这是黑天学社中号最诡秘的暗杀剑术之一,防不胜防。

”作为铁十字军坐镇一地的分部领导人,安妮当然是对黑天学社的剑术知之甚多,一见安德烈-舍普琴科这般模样,立刻就知道对方施展的这正是黑天学社中最难缠和可怕的一套秘传剑术,幽鬼秘剑。 而且据说这套剑术,原本就是黑天学社当年的起家剑术之一黑天学社之所以在历史上一直都被人暗中称之为“刺杀剑派”,和这一套剑术的存在是有着最直接的关系的。

只是没想到,安德烈-舍普琴科这样的人,最拿手的功夫居然就是这一门剑术“无妨幽鬼秘剑?那就让他真的变成鬼吧”王越目光一闪,眼见着安德烈-舍普琴科身上异变,居然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冒出大片大片的黑气来,又听安妮在身后提醒,顿时不惊反喜,哈哈一笑,却是半步不留,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一拳。

他这一拳,直来直去,毫无变化,但手臂上的肌肉却在抬起的一瞬间,豁然而动,无数条青筋凸起,缠绕臂膀,才是一动,登时就打得虚空之中,咚的一响,隔着七八步外,劲风骤起,直吹的安德烈身外的黑气翻翻滚滚,好似雷雨前密布涌动的乌云。

虽然说到底,他都始终没有放过安德烈的打算但是,这一次,显然这个安德烈临到最后的一刻却还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对,就是惊喜。

哪怕早就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实际上并不简单,但在以前的那段时间里,王越始终都是在自己的探索中,一点一点的猜测着。 还好,后来在苏明秋这个唐国武道大师的指点下,他结合自身的理解和知识,最终得以验证了其中的许多东西,并在这一基础上为自己确立了日后前进的方向。 王越心中的那份迷茫感才渐渐轻了不少。

可一直以来,力量的弱小也同时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和上一辈子置身于整个星系的力量巅峰,可以掌握自身命运的实力相比,他现在无疑还是十分的弱小的,就如同这次的集训丨给他的感觉就是处处束手束脚,不得不处处妥协,加上这一次,和军方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这也让他心里的危机感越来越浓厚。

好在,现在安德烈-舍普琴科终于让他的眼前为之一亮对方的这门所谓的幽鬼秘剑,显然就是他之前还没有见过甚至听过的东西,虽然还没有脱离格斗术剑术的范畴之外,但无疑这一门黑天学社的秘传剑术,已经是在某种程度上,涉及到了另外一种更加高深的力量体系。 一个,好好的人,居然能在身体的毛孔中喷出黑色的雾气来?这里面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一种奥秘存在呢?所以,就在这一瞬间里,王越也是第一次在自己心里生出了一种“此行不虚”的感觉。 不管是为了报复军方当初对他的暗杀和围剿,还是为了完成和安妮之间的那一次交易,信守承诺,那又如何比得上他现在的这种感觉?毕竟,只有对力量的追求,才是他此生最大的兴趣所在其他种种,不过都是旁枝末节。

猝然暴涨的肌肉在这一瞬间猛然释放出的力量,就像是火药燃烧一样,轰然爆炸。 砰拳头一下打进黑色的雾气当中,劲风如潮,顿时轰散了正前方一大片的黑气,也让里面安德烈-舍普琴科的身形,影影绰绰露了出来。

不过,黑天学社的这门刺杀剑术也着实诡异难测,安德烈人在那黑气中,整个人的形态似乎都发生了一种离奇的变化,随着王越一拳轰出,他的身体竟似毫不受力,黑气一卷,人也随之飘飘悠悠,向后退出,宛如柳絮轻烟,随风而动。 “咦?有意思”王越眼睛一亮,更觉稀奇。 在他精神力的笼罩之下,现在的安德烈-舍普琴科似乎已经彻底的和身外那团雾气融为了一体,不但浑不受力,而且动静之间,真的也似乎是没了实体一样,气息变化,阴沉晦暗。 当下,又是一步踏出,挥手再是一拳。

只不过,他这一拳打出去,劲力内敛,显然已经是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丨发力用劲完全不形于外,用的却是六合拳中最正宗的内家打法。 出拳无声,力隐皮下只有在双方接触的一瞬间,才猛然爆开,力如山洪倾泄,一发不可收拾。

结果王越这一拳,有的放矢,后发先至,还不等身形后退的安德烈站稳脚步,他的人就已经整个冲进了面前的黑气当中,轰然贯穿,一拳砸在了安德烈的胸口上。 然后,安德烈的身体,瞬间粉碎,化作一大团黑气,一转眼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王越一愣,顿时停下脚步,耳朵下意识的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紧跟着就是侧身一闪。 与此同时,唰的一声轻响,一道剑光好似凭空出现,紧贴着他的胸前划过,一闪即逝。

“居然还能分身化影?怪不得被称为刺杀剑术,用这种功夫杀人,给人的感觉可不正像是鬼魅一样么”一瞬间的呆愣过后,王越心中也随即了然。 他当然也不会相信,安德烈-舍普琴科在受到自己打击的时候真的身化为烟。

那就应该是黑天学社秘传的这一门幽鬼秘剑,所自带的一种特殊效果,类似于障眼法,以黑气为引,遮掩行藏。

王越虽然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推己及彼想来却也应当是一种特殊法门的运用,并非真就是把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变成了鬼魂。

之所以给人的感觉会那么诡秘难测,有形无质,估计也是和这些笼罩在四方的黑气有关系。 声光形影再加上极快的速度,把所有的这一切都融合在一起后,如果不是王越这样的人,深谙精神之道,换了任何人来,刚才那一剑,十有八九也是躲不过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