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七百一十三章 新人类的定义

2019-07-20

第七百一十三章 新人类的定义

国师的灵魂忽然从涓涓细流,化作惊涛骇浪,将楚歌的灵魂彻底缠绕,包裹,吞噬。

国师的记忆,国师的情感,国师的理念,都疯狂灌入楚歌的灵魂深处,妄图将楚歌的灵魂彻底覆盖和篡改。

倘若,楚歌受此影响,用国师的记忆取代自己的记忆,国师的情感取代自己的情感,用国师的逻辑和三观来思考问题。 那时候,楚歌的灵魂就会荡然无存,残存下来的,仅仅是国师而已!面对狂暴无匹的灵魂吞噬,楚歌陷入思维乱流的漩涡,灵魂仿佛在布满浓雾的迷宫中摸索。

人类和非人类的界线,究竟在哪里?某种“非人”的生物,可以通过自身努力,变成人类吗?所谓“人类”,其最精确的,亘古不变的定义究竟是什么,甚至,真有这样的定义存在吗?楚歌迷茫了。

或许,过去是有的。 在过去数千年里,人类和动物之间的界线,肉眼可见,泾渭分明,而且如天堑般难以逾越。

即便曾有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将受尽凌辱,奴役和杀戮的失败者,称为蝼蚁,猩猩,两脚羊,坚决不承认失败者是他们的同类。 但不管肤色,体型,开化程度如何,人类之间,终究都没有生殖隔离,经过长期的教育,也都能掌握最基本的语言和沟通能力,在这一点上,哪怕热带雨林中最愚蠢的土著,和最聪明的猩猩之间,也有着天渊之别。 可是,今天呢?在灵气复苏,异界发现,技术极大进步,即将迎来科技大爆炸的今天呢?灵气复苏,意味着无数动物——不仅仅相对高级的哺乳动物,也包括蛇虫鼠蚁等等低等生物,都有可能觉醒某种意义上的智慧,学会人类的语言和文字,甚至能像人类一样思考和沟通。 异界发现,意味着无数大脑比地球人更加发达,拥有更高级智慧的异界生物的存在。

倘若修仙界的元婴强者、化神老怪,以及幻魔界的诸天神魔,他们自诩为人,却把地球人当成猩猩一样看待,地球人能否理直气壮,为自己的身份辩护和战斗呢?科技大爆炸,意味着人类的生存和繁殖方式,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最简单的例子,利用移魂舱和各种精神修炼秘法,可以批量制造移魂者,虽然现在的移魂者还无法长时间离开本体,但随着技术不断进步,移魂时间越来越长,总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倘若有朝一日,移魂者可以彻底脱离本体,在不同的“魂兽”之间随心所欲替换,用千奇百怪的方法度过一生。 这样的移魂者,还算是经典定义上的“人类”吗?如果,移魂者选择的不是魂兽,而是某种超级电脑控制的机械身体呢?就好像楚歌现在也能暂时性的灵魂出窍,把灵魂灌入无人机和履带式机器人的控制芯片里,倘若这一能力不断提升,而无人机和机器人的控制芯片也不断升级,变得越来越复杂,拥有超级电脑般恐怖的计算力,足以让楚歌长时间呆在机械躯壳里。

那时候的楚歌,还算是100%的人类吗?某种意义上,国师是对的。

人类的定义,在这个狂飙突进,日新月异,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的确是越来越模糊了。

或者说,就像几十万年前,一群群惊慌失措,瑟瑟发抖的猴子,面对气候的激变,不得不从枯萎、干燥、熊熊燃烧的森林里逃出来,面对大草原上的豺狼虎豹,在绝望中举起了破碎的石块、尖锐的断骨和燃烧的树枝,挣扎求存,最终在石块和骨骼的碰撞中,磨砺出了最初的“人类”二字一样。 现在,面临全新的时代,“人类”二字也被赋予了全新的定义,到了不得不改写的程度。

从情感上,楚歌很难接受这种天翻地覆的改写。 很难接受在不久的将来,拥有智慧的蛇虫鼠蚁;灵魂上传到网络里或者下载到机械躯壳里的家伙;来自异界,修炼到不需要肉身,而是以光影交错的方式存在的天外飞仙……这些奇形怪状,不可思议的东西,统统都算是“人类”。

但从理性上,他知道,自己的情感毫无意义。 正如几十万年前的某只猴子,很难接受自己的同类不是使用爪牙,而是用石块和火把来战斗。

或许这只猴子会觉得同类们褪去毛发,露出光秃秃的身体,直起腰杆,解放双手的模样异常丑陋,简直是背叛种族的畸形,从而感到极度厌恶和沮丧。

在时代的洪流面前,它的厌恶、沮丧和“不接受”,同样毫无意义。

所以……楚歌仿佛认同了国师的观点。

他的灵魂正在片片凋零。 所以……国师的情感和记忆长驱直入,像是一团团黑色黏液和胶质,完全覆盖掉了楚歌的情感和记忆。 所以……国师狞笑,灵魂如暴露在外的消化器官般疯狂蠕动,肢解着楚歌的灵魂,直抵最深处的秘密。 所以,即便国师的部分观点是正确的,在灵气复苏的大时代里,人类的定义将被改写,所有生灵都有权为了自己的智慧和自由意志而战,楚歌就必须放弃抵抗,乖乖将自己的灵魂双手奉上吗?楚歌静静地思考着。

依靠国师的帮助,剥离了附着在灵魂上的杂质,看清楚最真实的自己,在这种晶莹剔透,毫无杂念的状态下,思考着人类的本质,和真正的自己。 “这,这是什么!”一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摧枯拉朽,正欲一鼓作气彻底吞噬掉楚歌灵魂的国师,忽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来自楚歌灵魂深处的金色光芒,仿佛超新星爆炸般,瞬间提升了十倍,刺瞎国师的狗眼。

国师惨叫,蠕动,挣扎,却无法阻止金色光芒越来越强烈,渐渐凝聚成一团清晰的身影,一头威风凛凛,张牙舞爪,宛若神魔般的八爪章鱼。

“这不可能!”国师看着楚歌灵魂深处的吞噬兽,目瞪口呆,震惊到了极点,“为什么,你的灵魂深处,竟然蛰伏着如此可怕的东西,它,它究竟是什么,啊,我的力量,我的灵魂之力!”从潜入楚歌的脑域深处,和他展开灵魂交锋开始,国师一直非常冷静,也就没给楚歌的异能留下半点破绽。

但直面吞噬兽,它终究震惊到不能自己,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灵魂之力,被吞噬兽源源不断地汲取,吸收,吞噬。 没办法,说到“吞噬”的话,这头基本依靠自学成才的犬妖,实在不可能是来自外太空的神秘吞噬兽的对手。 吞噬兽和国师之间,甚至形成了几十座灵魂之桥,当然是单方面从国师身上,源源不断汲取着力量。 “没办法,事到如今,瞒不住了。

”楚歌的灵魂,跨坐在吞噬兽的大脑袋上,叹了口气,幽幽道,“其实,我也不是地球人,而是来自银河系深处的太空侵略者,是专程过来侵略地球的,所以你想要吞噬我的灵魂来变成地球人,实在是……找错对象了。

”国师瞠目结舌,愈发震惊到无以复加:“什、什么!”强烈的震惊,带来强烈的情感波动,一时间,双方灵魂之间的力量转移,以肉眼可见的姿态呈现,那就像是上百条金色的抽水管,源源不断从国师的灵魂里“抽水”,又输送到楚歌的灵魂里!此消彼长,形势逆转,国师觉得楚歌的灵魂仿佛变成一口深不可测的漩涡,快要把它吸干了,而无论它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反而越陷越深,即将陷入灭顶之灾。 直到此刻,国师才知道楚歌刚才貌似全无抵抗,其实是懒得抵抗,顺水推舟的诱敌深入。 可惜,悔之晚矣!“别紧张,骗你的,开个小玩笑而已。

”楚歌忽然话锋一转,道,“我当然是如假包换的地球人没错,只不过我的灵魂深处,也的确寄生了一个……呃……来自宇宙深处的小东西。

”说到这里,他口中的“小东西”,章鱼脑袋忽然一百八十度裂开,露出血盆大口,冲国师的灵魂,相当友好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