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2019-08-04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来人!”洛玉成冲着外面唤道。 有人进来了,问道:“老爷有何吩咐?”“二小姐突然暴毙,去买副棺材,装殓二小姐,和夫人一同下葬。 ”洛玉成吩咐着。

“是。 ”那人暗中扫了墨云等人一眼,激灵打了个寒颤,悄声地退出去了。 “墨侍卫,我这么做可对?”“算你明白。

”墨云冷嗤了一声,放开了洛英,洛英便如烂泥一般,摊在了地上。 “这女人就交给你们洛府了,至于这些人……”墨云扫视了一眼被制住的洛英带来的人,眼眸闪过寒光,唇角几不可察地抽动着:“这些人我带去王府了,与洛府无关!”“是。

”此时此刻,洛玉成哪敢说个“不”字啊,他点头如捣蒜,就差没给墨云磕头了。 在洛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害的清歌差点没命,若是王爷追究起来,他都难辞其咎。 现在人家没有追究,还把麻烦给带走了,他不叩头谢恩已经算是人家法外开恩了。

一刻钟之后,灵堂恢复了安静。

而此时,已经过了子夜了。

洛府终于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清早,洛清歌还没有起身呢,就被外面的声音弄醒了。 “你们家夫人出殡跟我们王妃有什么关系?别来吵着我们王妃休息!”穆铁燕的声音带着固有的霸道,冷声地说道。

“这……”“老爷说,薛国公也来了,作为洛家的女儿,王妃还是需要出去做做样子的。 ”仆人似乎有些无奈。

洛清歌努力地坐起了身,看了看窗外,时辰已经不早了,恐怕是送葬的时间到了。 她起身,唤道:“铁燕!”立在门外的穆铁燕,听到姑娘的呼唤,顿时瞪了那人一眼,颇为不满。

昨夜姑娘肯定被吓到了,才会难得地起晚了,她不想打扰到姑娘的。

“姑娘,您怎么醒了?”“你去回复那个下人,就说我马上就过去。

”“啊?”穆铁燕愣了一下,“姑娘,您还真去啊?”这姑娘惊魂未定的,怎么能去送葬呢?还是回王府的好。

“去,我自然是要去的。

”洛清歌是个知书达理的,就算那薛可卿做过那么多罪恶的事,可人都死了,她也没必要记仇了。 何况……她怎么说都是洛玉成的女儿,是薛可卿的继女,出殡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能不去呢?若她不在北梁也就罢了,既然在北梁,她就不能不去,否则不知道要被多少人背地里戳脊梁骨呢!也罢,死者为大,就让她送薛可卿最后一程吧。 她叫来了两个丫头,很快梳洗了一番,换上了素淡的衣服。 没有穿孝服,是她故意为之,毕竟她心里还是有些怨恨薛可卿这么多年对她的所作所为的。

薛可卿配不上自己为她服丧。 收拾妥帖之后,洛清歌带人去了前厅。 此刻,送葬的队伍全部集结在府门前,就等着她了。

只是,这送葬的队伍怎么多出了一些人?洛府已经没落了,早没有这么多人了,这多出来的许多人是从哪里来的呢?就在洛清歌满心疑惑的时候,洛玉成来到了她的面前。

洛玉成上下打量了一下洛清歌,虽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也没敢说什么。

他知道洛清歌怨恨薛可卿,不穿孝服,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清歌,你和爹爹到前面去吧。 ”洛玉成说着,转回身,带着洛清歌到了队伍的前面。 这时候,府门大开,送葬队伍蓄势待发。

只是,当洛清歌随着洛玉成来到队伍前面的时候,却惊愕地发现薛宁也在。 他也来了……洛清歌唇角勾起了冷笑,心里默默地开启了警备模式。 洛英是在薛府被找到的,那么她带来的那些人,应该是薛府的人。

肯把人给洛英调配,说明薛宁心里也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 就算他现在表面上还维持着风平浪静的状态,其实心里早就波涛汹涌了吧?他一定恨自己入骨,巴不得自己死。

洛清歌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勾起了唇角,经过薛宁的身边,来到了队伍的前面。 “怎么?作为我女儿名义上的女儿,连孝服都不知道穿吗?”这时候,薛宁上前一步,冷冷地盯着洛清歌说道。 “放肆!”这时候,穆铁燕拦在了薛宁的面前,冷声喝道。 “虽然您是护国公,可也应该知道您面对的是谁!这可是齐王妃!你凭什么指责我们王妃?我们王妃又凭什么给你的女儿披孝服?”穆铁燕冷嗤了一声,以她家王妃现在的身份,能参加薛可卿的葬礼已经不错了,他薛宁还怎么好意思让王妃给那个女人披孝服!薛宁被穆铁燕一声抢白弄的老脸尴尬,通红一片。

他目光扫过洛清歌,却是对着穆铁燕喝道:“纵然你是齐王府的人,也不该如此放肆!我是国公,你怎敢无礼?”“你……”穆铁燕刚要说话,却被洛清歌阻止了,“铁燕,罢了。 ”洛清歌才不想在这听狗狂吠呢!君子不与小人计较。 “爹,时辰不早了,出发吧。

”洛清歌转向洛玉成,言道。 “好。

”洛玉成一声令下,送葬队伍缓缓启动,朝着大街上逶迤而去。

“女儿啊,你怎么就死了呢?”喇叭声一响,薛宁一路跟着送葬队伍,就开始了哀嚎。

他这一哀嚎,顿时引来了街坊邻居的围观,场面一度热闹。 “女儿啊,你让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让我可怎么活啊?”“女儿啊,你怎么就能死了呢?是谁害得你呀?你倒是起来说说啊,爹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为你报仇!”“女儿啊……”薛宁放开了嗓门,声音洪亮,有意让更多的人听到。 “姑娘,这薛宁也太过分了!”穆铁燕气得脸色铁青,恨恨地说着。 “让他嚎,难道那薛可卿还能从棺材里跳出来不成?这人啊,就是认定了我杀了她女儿,所以故意哗众取|宠|,想让大家都站在他那边,质疑我。

”“没错!”穆铁燕气呼呼地说着,“他这么做,就是诋毁您的名誉,让属下去封了他的嘴!”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