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109章材料名单《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2019-07-22

第109章材料名单《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三年多了,墨非以前一直都是独自学习和研究符纹,这趟出门,从认识邹闻开始,刚刚的魁梧大汉余平,还有力神世家巨少狂,四灵仙齐家二少齐仲谋,雷霆双子老大邹越,再加上最后出现的万花世家年轻一代第一人花举升,这些全是符纹师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其中最弱的余平都比他更强一筹,其他几位实力更是远在他之上。

见到这些符纹世家的绝世天才,墨非前不久连连悟出灵纹的骄傲和得意,全在这短短一两天里消失的一干二净。

“灵纹,以前还觉得很了不得,可现在看来,好像也不过如此。

”“世家符纹师里面,连齐通这种不务正业的人都能感悟出燃火灵纹,而巨少狂这些人的最强手段甚至早已不再是灵纹,而是更高层次的符武。

”灵纹,墨非自信即便不敌,至少可以勉强抗衡一二。 可符武,想到刚才齐仲谋偷袭他的眼里针,他就忍不住心中怵,要是邹闻的大哥邹越出手搭救,他很可能已经死在了那根小小的冰针下。

居中的俊朗少年一出手,全场所有符纹师尽皆被压制得不能动弹。 俊朗少年这一开口,坐在右侧的中年官员,暗中冷冷瞥了墨非一眼,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宣布初赛正式开始。

符纹师们纷纷回到大伞下,按照规定先写下绘制符纹所需要的各种材料。

四周笔锋和纸张的摩擦声,大伞边沿雨水滴落的声响不断传入耳中,墨非静静思索了片刻,拿起案上的毛笔,几下便写下了绘制守护符纹所需的所有材料。 “这虽然只是初赛,我完全可以不用参加。

但邹闻大哥,还有巨少狂那些符纹世家的天才,连他们都没有缺席,我更没有缺席的理由。

”“守护符纹是我最熟练的符纹,就算不能跟邹闻大哥他们世家天才相比,应该也不会差太远。

”接连遭遇符纹世家的顶尖天才,墨非再没有以往的自信,哪怕只是初赛,他也不敢大意,直接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守护符纹。

他没敢奢求初赛成绩能跟邹闻这些世家天才相比肩,只希望别被甩的太远。

站在案前,墨非拿起写好的纸张吹了口气,正准备交上去,突然心生疑惑,左右看了看:“奇怪,不就是绘制自己最擅长的符纹吗?什么符纹需要这么多材料,都这么大半天了,大家怎么还没有停笔?”守护符纹是基础符纹之一,难度也相对小一些,所需要的材料更是只有寥寥几种。 可除了灵纹,哪怕是材料需求最多的符纹,也用不着写这么大半天还没停笔,这也太古怪了。

“墨非小兄弟,你是第一次参加听雨大会吧?”旁边,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头也不抬地小声询问。

当着高台上三位大人,还有周围那么多守卫的面,墨非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学着中年人的样子,低着头,小声回答:“这位大哥,我是第一次来,这有什么问题吗?”周围其他人大多头也不抬,好似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少数几人瞥了一眼墨非他们,紧接着就事不关己,继续写着什么。

中年人依旧低着头,小声解释:“我叫赵全,就住在双鱼城附近的一个小镇上,算上这次,听雨大会,我这是第三次参加了。

”墨非颇有些惊讶地看了过去,听雨大会五年举办一次,第三次参加,岂不是说这赵全十年前就来过这里了?听雨大会的预赛虽然形式多样,难度大小不一,但能通过预赛进入初赛,赵全十年前的水平中年人似乎早就料到的声音继续传来:“我看墨非小兄弟是第一次参加听雨大会,可能有些事情并不了解。

你看,参加初赛的符纹师不少吧,这一届还好,加上那些世家出身的符纹师,总数也才一百二十人,往届人数最多的一次据说多达两百人。

”“墨非小兄弟有没有想过。

不管初赛有多少人参加,复赛都只取前十名,这里绝大多数符纹师都将空手而归,可大家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跑来参加听雨大会?难道这么多人都自信过头,以为运气好点,也许可以参加决赛,或者侥幸被世家大族看上吗?”墨非怔了怔,这话有道理,上百名符纹师急匆匆赶来参加听雨大会,有机会被世家大族欣赏且看重的寥寥无几。

邹闻曾跟他提起过,除非是碰到天赋实在惊人,或者某方面特别突出的普通符纹师,那些世家豪族一般是不会轻易提出招揽要求的。

这不光是眼力和个人喜好的问题,更关键的是,对世家豪族来说,招揽要求越高,就越能体现他们的卓然地位。

若真有人放低了招揽条件,即便得到了不少优秀符纹师,也势必会遭到其他世家豪族的嘲笑和看低。

若舍了些许脸面,能给家族带来足够利益的话,这也不算吃亏。 可若是掉了颜面,招揽到的优秀符纹师并没有太多用处,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既不能被世家豪门看重招揽,又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决赛,那么多符纹师匆匆赶来参加听雨大会,还能是为了什么?中年人也没有急着解释,等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听雨大会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东园公国遵照联盟军部的要求,挑选精英天才符纹师重点培养,之所以会被称为东园公国所有符纹师的一场盛事,最关键的地方就是这初赛。

”“初赛可是持续整整十天,那些世家符纹师绘制灵纹都用不了那么多时间,更何况我们大多数绘制的还只是符纹。 听雨大会给我们安排十天之久,其实就是为我们普通符纹师考虑。

”听到这里,墨非也觉得奇怪,可他还是不明白中年人这些话的意思。 紧接着,中年人就轻笑着提醒:“墨非小兄弟,看看你面前的这张纸,这么大张纸,真要全部写满,那么多材料,得绘制多少符纹啊?”“而且,这些材料可都是免费提供的哦。 只要不是太过分,不管你写下多少,只要你能在十天内全部用完,上面那几位大人都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终绘制出来的符纹,除了交上去参加比试的部分,剩下的那些,我们都可以自己带走。

”墨非眼睛一亮,恍然点头,小声嘀咕:“多谢赵全大哥提点,我明白了。 听雨大会之所以被称为东园公国所有符纹师的一场盛事,不只是因为表现好就有机会被世家豪族看重并招揽,更重要的是,只要能参与进来,初赛这十天时间,我们就完全不用担心材料的事,大可以尽情挥,想绘制什么符纹都行。 ”“而且,除了上交参加初赛评分的符纹,剩下那些符纹还全归我们自己所有。

”赵全默然点头,微微一笑,继续在纸上写下自己绘制符纹所需要的各种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