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系列长篇科幻小说】《天上的耶路撒冷之帖木儿前传》

2019-07-12

【系列长篇科幻小说】《天上的耶路撒冷之帖木儿前传》

当那个爱丽丝坐在虚拟城市的高端品牌店,这位英俊、殷勤却并以数字形式存在的虚拟男服务生为其试穿新款的深秋长靴时,除了智能特工帖木儿和他的两名智能同伴外,所有人都沉浸在暧昧与羡慕的气氛中,即使是那些保安人员都忍不住偷瞥女孩裸露出的美腿——那是屏幕中的展现,不过是女孩在虚拟社会中的自我认知,而现实的她只是安静的坐在发布会的讲台上,似乎正在发呆,那应该是一种很享受的发呆。

而实际上,她已经笼罩在一个全透明的虚拟数据盒里,为了达到极致的观摩效果,所有的传感器都结合灯光做了隐形处理,让观众感觉这个女孩没有佩戴任何设备,是自由的、轻便的。

全息虚拟社会联合开发商的代表——年轻的美国与德国SPIEGEL公司CEO则得意又作秀般的点头交流着。

美、德、俄、日的领导人却漫不经心的聊着一些与VR无关的话题。 “全息虚拟社会(2065——2080)”确实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浩大的连傲慢的美国都不得不找SPIEGEL合作开发。 简单的说,该工程可以根据人们的特定需求建设一座完整的、数字化的虚拟城市,除了工程本身的逼真、精细、极富想象力以外,其背后则对应着三百多家世界顶级品牌的战略合作伙伴,包括爱丽丝正在体验的意大利著名品牌“萝尼亚”。 这些品牌都将核心的门店及新品优先设置于“全息虚拟社会”。 显然,这对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与城市较有吸引力,起码规避了许多实体或数字的设施建设,也符合国民或市民的消费期望——说的通俗点,一座经济相对落后的城市可以不做设施建设即能提供发达城市的各类公共或商业服务,无非,这些看似实实在在的现场体验服务只是寄居于虚拟社会中。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显然也容易被理解为新的商业、文化侵略,即使在国家安全、保密隐私等问题在落地国或地区得到了有效的解决,但仍然是一种有效的“愚民”手段。 当美国的家庭主妇仍旧开车去超级市场现场挑选番茄与西兰花的时候,一些中亚国家的平民却几乎足不出户就完成了所有的、必须或者不必须的生活用品的采购,然而,美国主妇住的是漂亮的带花园的郊区小楼,而使用“虚拟城市”的中亚平民可能只是住在沙漠边的木房子里——显然,这能够有效的拉开两者之间的现实认知差距——很多有识之士一直坚持人的现实社会体验程度有利于其人格、素质的完整、健康与可持续性,起码,截止目前,越是发达的国家、城市尽管拥有更高级的数字软、硬件系统,同时也提供了更丰富的现实体验服务。

目前看,这个极具争议的项目的前景还不错,今天,如果不出意外,俄罗斯西伯利亚区域的3座城市将与、SPIEGEL签署订制并引进“虚拟城市”框架协议,日本政府也已计划拨出1200万亿日元,资助部分中亚与南亚国家引进“虚拟城市”,条件是日本部分品牌的介入与部分地方运维项目。 岁的华裔CEO汝玉总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他轻轻的对坐在隔壁、与他同样年轻的SPIEGELCEO霍内斯说:“你似乎从未对西伯利亚这万亿的订单表达过私人看法。 ”霍内斯淡淡的回答:“三座城市分别订制,开这个价格他们不吃亏。 我说过,我没想到俄罗斯人会成为第一个买家。 ”汝玉会意的笑了:“你还是担心俄罗斯人想通过消费体验来摸透我们的核心系统?”霍内斯点点头:“尽管你每次要我不用担心,告诉我他们永远摸不清我们在做什么,告诉我我们总能推出这个世界想象不到的东西,但是,我还是担心。

比如,对中国人的VR体系建设的程度我们并不了解。

”汝玉得意的一笑:“只要我还是美国国籍,中国人就没有机会。

”霍内斯冷冷的看着这位华裔,苦笑了一下,没有回应汝玉这句话。 汝玉则继续问:“你觉得这女孩怎么样?”霍内斯露出浅笑:“我没想到你会主打女靴来做案例,很不错,很有体验感,很贴切,也很暧昧。

”汝玉轻轻的用胳膊肘顶了一下霍内斯:“我是问你这个女孩怎么样?”霍内斯侧过脸看着汝玉:“你是指她的腿吗?”汝玉点点头:“相信我,这双普通女孩的美腿将随着这个伟大的体系推介而载入史册,我选定她是在凌晨4点,在这之前我花了16个小时,在1300多双美国长腿中选中了她的。 ”霍内斯望着爱丽丝轻轻的点点头,此时,女孩已经穿上了又一对深咖啡色的长筒皮靴,当她站起身时,霍内斯在女孩背后的窗外似乎看到了什么,他问:“那个人也是你选的?”汝玉有些不明白:“哪个?”“路对面那个穿白西装的小伙子,金色头发的那个。 ”霍内斯说。 透过爱丽丝背后的橱窗,能看到路对面高大的梧桐,粗壮的侧枝缀满了青绿的肥叶,这几棵树起码有二十年了,而树下站着的那位白衣人看上去似乎也就二十几岁,穿着时尚的紧身休闲西服,戴着墨镜,张扬的抽着烟,应该是在等人或车。

汝玉显得并不是很在意:“老兄,我们做的是整体模型,为这样一座虚拟城市要配上百万的数字人口。

而且,此刻,这座虚拟城市里只有爱丽丝是真人,其他的都是虚拟的,他应该是随机出现在这里的。

”“我是说……”霍内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他抽烟,这在我们系统里的出现概率就很低,而且,你看,他刚刚把烟头扔在地上了,我们的系统里应该不会允许这种拙劣行为存在的。 ”汝玉也觉得有些奇怪:“这种系统错误似乎不应该存在。

”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与SPIEGEL对“数字化行为”有严格的文化、文明的要求,突破这些规则底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篡改了基础系统规则,一种是类似爱丽丝这样的虚拟社会体验者才能发生这种行为——因为体验者的行为是不受虚拟城市规制的。

这两种可能中的任何一种在此刻都是极度危险的,因为这都是对虚拟世界系统的根本性侵入,而且,这种侵入应该是刚刚才发生,而如果是在篡改系统规则的基础上,又一个社会体验者侵入了这个系统的这种情况将更加可怕。 从屏幕上看,这个白衣人不过是爱丽丝所处虚拟背景中的不起眼的一个路人,他的行为令汝玉、霍内斯感到困惑,他们只是隐隐感到了这似乎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而对于帖木儿,他已经分明看清了眼前的巨大危险。

帖木儿的眼中不仅仅是爱丽丝所处的展示屏,他的瞳孔对接了本次活动所有的内外监控设施,屏幕上白衣人手中那支应该并不现实存在的烟头落地的同时,会议厅门外的台阶下,有一颗真实的烟头却也实实在在的落在了现实的地面上。

在帖木儿的眼里,这分明是虚拟与现实的镜像,同样品牌的烟头、同样的落地与反弹轨迹、同样的焚烧形态与火星,最关键的是,丢烟头的是两个穿着、身材一致的白衣人,连他们白西装上微小的折痕都一模一样。

而帖木儿最在意的相同点是,他们应该都很不友好。